学习辅导百问
《决议》学习辅导百问(57、58)
发布时间:2022年08月31日

《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决议〉学习辅导百问》中的第五十七问:如何理解坚持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一体推进?

《决议》指出,“党坚持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一体推进,惩治震慑、制度约束、提高觉悟一体发力”。

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是相互依存、相互促进的有机整体,不是三个阶段的划分,也不是三个环节的割裂。这其中,“不敢”是前提,强调以严格的执纪执法增强制度刚性,让党员、干部从害怕被查处的“不敢”走向敬畏党和人民、敬畏党纪国法的“不敢”;“不能”是关键,强调科学配置权力,加强重点领域监督机制改革和制度建设,推动形成不断完备的制度体系、严格有效的监督体系;“不想”是根本,强调靠加强理想信念教育,靠提高党性觉悟,靠涵养廉洁文化,夯实拒腐防变的思想根基。 

第一,腐败是我们党长期执政的最大威胁,反腐败是一场输不起也决不能输的重大政治斗争。新时代的反腐败斗争,是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的重要组成部分。腐败问题和政治问题往往相伴而生、相互交织、相互渗透,腐败分子往往集政治蜕变、经济贪婪、生活腐化、道德败坏、作风专横于一身。尽管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取得了历史性成就,但形势依然严峻复杂,腐败这个党执政的最大风险仍然存在,存量还未清底,增量仍有发生,腐蚀和反腐蚀斗争长期存在,稍有松懈就可能前功尽弃。形势任务的发展变化,对以系统施治、标本兼治的理念治理腐败的要求越来越高。一体推进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把治标与治本、约束与激励结合起来,不断提高综合功效,就能持续巩固良好政治生态,巩固发展反腐败斗争压倒性胜利。 

第二,党的十八大特别是十九大以来,党中央坚持一体推进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始终保持“严”的氛围、“惩”的力度,坚决查处不收敛不收手的腐败分子,坚决防范各种利益集团“围猎”和“绑架”领导干部,坚决铲除各种风险背后的腐败问题。聚焦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交织的腐败案件,严肃查处对党不忠诚、阳奉阴违的“两面人”,清除利用金融资源权力大搞幕后交易、侵吞国有金融资产的腐败分子,深挖靠企吃企、滥用职权造成国有资产重大损失等腐败行为,加大教育系统反腐力度,加大对政法系统腐败惩治力度,对扶贫、民生领域腐败和涉黑涉恶保护伞一查到底。党的十八大以来,在党中央坚强领导下,中央纪委共立案审查调查中管干部450余人;全国纪检监察机关共立案审查调查违纪违法案件380万余件、查处408万余人。党的十九大后至2021年6月,全国共有4.2万人主动找党组织、找纪检监察机关投案,腐败蔓延势头得到有力遏制,标本兼治综合效应更加凸显。 

第三,使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一体推进有更多制度性成果和更大治理成效。一是强化“三不”一体推进治理效能。打通三者内在联系,在严厉惩治的同时,扎牢制度笼子、规范权力运行,加强党性教育、提高思想觉悟,通过有效处置化解存量、强化监督遏制增量,使惩治震慑、制度约束、提高觉悟一体发力,推进标本兼治。二是完善“三不”一体推进制度机制。构建党统一领导反腐败斗争的体制机制,推进重点领域监督机制改革和制度建设,推动形成以党内监督为主导、各类监督贯通协调的监督体系,健全统一决策、一体运行的纪检监察执纪执法工作机制。三是丰富“三不”一体推进的方法策略。加强研究探索,综合运用现代科技等手段,增强“三不”一体推进各项措施的针对性有效性;坚持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方针,善于运用党的政策策略,把“四种形态”、“三个区分开来”具体化、规范化,既始终保持惩治腐败高压态势,又保护党员、干部干事创业的积极性主动性,实现政治效果、纪法效果、社会效果有机统一。


《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决议〉学习辅导百问》中的第五十八问:如何理解新时代我国经济建设必须实现高质量发展?

《决议》指出,“必须实现创新成为第一动力、协调成为内生特点、绿色成为普遍形态、开放成为必由之路、共享成为根本目的的高质量发展。”

高质量发展,就是能够很好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的发展,是体现新发展理念的发展,是“创新成为第一动力、协调成为内生特点、绿色成为普遍形态、开放成为必由之路、共享成为根本目的”的发展。从供给看,高质量发展应该实现产业体系比较完整,生产组织方式网络化智能化,创新力、需求捕捉力、品牌影响力、核心竞争力强,产品和服务质量高。从需求看,高质量发展应该不断满足人民群众个性化、多样化、不断升级的需求,这种需求又引领供给体系和结构的变化,供给变革又不断催生新的需求。从投入产出看,高质量发展应该不断提高劳动效率、资本效率、土地效率、资源效率、环境效率,不断提升科技进步贡献率,不断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从分配看,高质量发展应该实现投资有回报、企业有利润、员工有收入、政府有税收,并且充分反映各自按市场评价的贡献。从宏观经济循环看,高质量发展应该实现生产、流通、分配、消费循环通畅,国民经济重大比例关系和空间布局比较合理,经济发展比较平稳,不出现大的起落。更明确地说,高质量发展,就是从“有没有”转向“好不好”。 

实现高质量发展,是保持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必然要求。我国经济发展正处于转变发展方式的关键阶段,劳动力成本上升、资源环境约束加大、粗放的发展方式难以为继,经济循环不畅问题十分突出,发展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问题十分突出。同时,世界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方兴未艾、多点突破。我们必须推动高质量发展,以适应科技新变化、人民新需要,形成优质高效多样化的供给体系,提供更多优质产品和服务。这样,供需才能在新的水平上实现平衡,我国经济才能持续健康发展。 

实现高质量发展,是适应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变化和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必然要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我国经济发展阶段也在发生历史性变化,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就是发展质量不高的表现,发展中的矛盾和问题主要就集中在发展质量上。解决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必须把发展质量摆在更为突出的位置,着力提升发展质量和效益,推动高质量发展。我们既要重视量的发展,更要重视解决质的问题,在质的大幅度提升中实现量的有效增长。 

实现高质量发展,是遵循经济发展规律的必然要求。20世纪60年代以来,全球100多个中等收入经济体中只有十几个成为高收入经济体。那些取得成功的国家,就是在经历高速增长阶段后实现了经济发展从量的扩张转向质的提高。那些徘徊不前甚至倒退的国家,就是没有实现这种根本性转变。经济发展是一个螺旋式上升的过程,上升不是线性的,量积累到一定阶段,必须转向质的提升,我国经济发展也要遵循这一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