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传真
首页 - 媒体传真
2022-08-14 作者:徐小跃 来源:现代快报 责编:王晓艳

徐小跃:说君子(75)

三忠恕之道与君子之道忠德在儒家思想体系中,不仅是作为诸德的基础性存在,也不仅是集合诸德的整体性存在,更重要的是当它与“信”德一起构成“忠信”,与“恕”德一起构成“忠恕”以后,遂成为表征儒学的价值取向,价值观念以及思维方式等重要思想命题,同时也成为践行儒学之道的君子思想的汇集之处。君子“主忠信”(孔子语),“君子……忠恕违道不远”(《中庸》语),“然则忠恕,君子之道也”(顾炎武语),此之谓也。我们关于君子说了许多,而如果要以一个怎样的“道”来加以统摄的话,那么答案一定是“忠恕”之道。也就是说,忠恕之道与儒学之事紧密相连,忠恕之道与君子之道亦紧密相连。当然最终的结论是:“儒学事实上便是君子之学。”(余英时语)

忠恕之道与儒学通过“忠”来谈“忠信”和“忠恕”,那是为了确证什么是儒学这样一个大问题呢!对于什么是儒学,历来定义不一,莫衷一是,然而认为儒学是心性之学,是主张内外的德行之学,是强调内圣外王之学,是重视伦理道德之学应该是人们的共识。那么构成儒学的这些形式和内容如何得到反映和体现的呢?

心性之学突出的当然是人的心,而“忠”“恕”两个概念都有“心”,而且通过“中”与“如”来表示人心所要安处的状态。“中心”是“忠”,“直心”是“忠”,“正心”是“忠”,“公心”是“忠”,“诚心”是“忠”,“尽心”是“忠”。“如心”是“恕”,“比心”是“恕”,“推心”是“恕”,“宽心”是“恕”。总之,都是人之为人的那个“心”及其产生出的“理”呢!实际上,孔子及其儒家之所以“主忠信”“贯忠恕”,那正是让人们清楚知道儒学所宣扬的就是一种心性之学呢!当然这个特征被明代的大思想家、大哲学家王阳明清楚明白地揭示出来。“圣人之学,心学也”,此之谓也。

德行之学,内圣外王之学强调的是内外相通,由内而外。“德行,内外之称,在心为德,施之为行”(《周礼》),此之谓也。也就是说,内在的心性表现为德,外在的实施表现为行。《大学》“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所展示的就是“内圣外王”的具体情形。“诚意,正心,修身”是主内,“齐家,治国,平天下”是主外。那么,儒学的这一旨归又正是通过“忠信”“忠恕”思想具体呈现出来的。

孔子多次指出他的学说是“主忠信”的,实际上这就是在告诉人们,儒学是一种重内外,重德行,重知行的学说思想。也就是说,“忠”是主内的,“信”是主外的。“忠”是主德的,“信”是主行的。“忠”是主知的,“信”是主行的。“忠”是主内圣的,“信”是主外王的。对于“信”主外这一点我们有必要再说几句。大家知道,“信”虽然是作为一种观念理念性存在,但它又一定要与具体事物和实际行动联系起来才能够彰显其义。所以有“信用”,“信事”,“信物”之说。通俗地说,一切信义都是在具体的行为中才能够体现出来,才可以发生作用的。履行合同,即是信义的行为。所以古人说:“定身以行事谓之信”(《国语-晋语》)。意思是说,信即由身而行事。所以,忠信者就是尽心以行事的意思。儒学正是一种“内圣外王”之学,而“主忠信”恰恰是从理论上对这种学说作出了概括。

孔子通过“主忠信”来表示儒学思想的特质。那么如果要问孔子自己一生所追求和实践的“道”究竟是什么的话,那正是“忠恕”呢!孔子曾对他的弟子曾子等人说:“吾道一以贯之”(《论语-里仁》),曾子心领神会地将孔子的一以贯之之道概括为两个字——忠恕。曾子说:“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论语-里仁》)

如果说“忠信”只是在形式揭示了儒学的“内圣外王”的特质的话,那么“忠恕”则在形式与内容两方面揭示了儒学之所以为儒学的思想旨归。换句话说,“主忠信”更多反映的是儒学的“形式”,即儒学是主内外德行之学的。如果要使孔子以及儒学思想的具体内容及其性质得到呈现,那么仅有能反映儒学形式的“主忠信”命题是显然不够的。由此,孔子最终选择了“忠恕”来从形式到内容呈现他的“一以贯之”的“道”。也就是说,孔子所谓的“一以贯之”的“忠恕”之道,既有在形式对儒学的体现,更有在内容上对儒学的展开。具体说来,在“忠恕”概念框架下,“忠”是主内,主德的;“恕”是主外,主行的。更为重要的是,儒家是通过对“恕”道的正反两方面内容的展开,来实现对构成儒家学说各个重要内容的阐述。

儒家最终确定和选择了“君子”这个主体与“忠恕”这个内容来反映和体现儒学思想内容及其性质的。换句话说,君子是在推行忠恕之道中来具体展开儒家思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