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传真
首页 - 媒体传真
2021-10-13 作者:于锋 来源:新华报业网 编辑:何昕妍 王晓艳

陈红民: 十四年抗战为什么能赢

抗日战争是中国近代以来抗击外敌入侵的第一次全面胜利,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枢纽。近日,由浙江大学蒋介石与近代中国研究中心主任陈红民教授团队历时六年撰写的《抗战为什么赢》一书正式出版,此书讴歌了中华民族万众一心抗击外侮的事迹,突出了中国共产党在全民族抗战中的中流砥柱作用,充分显示中国战场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东方主战场。南京大学荣誉资深教授张宪文认为,《抗战为什么赢》是史学专家写给社会大众的通俗读物,全面呈现中华民族这十四年波澜壮阔、可歌可泣的历史。

抗战为什么能赢?抗战胜利76年之后的今天,我们又应该怎样弘扬抗战精神?近日,陈红民教授回到曾经工作生活二十多年的南京参加学术会议,记者对他进行了专访。

  记者: 陈教授,您是我国著名近现代史学者,耕耘近现代史数十年,著作等身,学术成果斐然。出于怎样的考虑,促使您牵头撰写《抗战为什么赢》这样一本面向社会大众的普及性抗战史读物?

陈红民:面向社会公众写一本普及性的抗战通史读物,一直是我的心愿。在我看来,用通俗的方式,将学术界对抗日战争研究的成果介绍给社会大众,使抗日战争的史实与意义深入人心,是历史学家义不容辞的责任。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开始,在教学科研之余,我就一直在从事抗战历史普及工作。1995年,在抗日战争胜利50周年之际,我和好友李继锋教授合作,在辽宁美术出版社出版了一套四卷本的《抗日战争史》连环画,用通俗直观的方式介绍抗战历史,在当时收获了很好的反响。

2012年,教育部启动“哲学社会科学研究普及读物项目”,组织动员高校一流学者开展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普及转化,推出了一批观点正确、品质高端、通俗易懂的人文社科知识普及读物。2015年,我以“中国人民伟大的抗日战争”为题申请立项获批。此后,我和同事们历经六年努力,完成这本《抗战为什么赢》,作为献给英勇抗日的英烈们的一份薄礼。

浙江大学蒋介石与近代中国研究中心主任陈红民教授

  记者:文字通俗流畅,史实丰富翔实,没有学术著作的艰涩,是很多人读完《抗战为什么赢》的感受。这本书的写作团队有多位近现代史的专业学者加盟,请介绍一下这个专业的学术团队是怎样将看似枯燥的史料转变为通俗易懂的文字,并实现学术成果普及性转化的?

陈红民:在写作中,我们首先明确《抗战为什么赢》的读者群。我们面对的,是高校非历史专业学生和社会上有着一定文化层次的读者。他们对抗战史有一定了解,但并不成体系。我们希望通过一本普及性抗战通史读本,将他们碎片化的抗战史认知连缀起来,同时修正他们对抗战史的一些误读。

历史学研究需要言之有据,讲究“无一字无来历”,在史实方面,首先要做到准确。我对书中史实和表述做了严格把关。这本书并非专业学术著作,为保证读者阅读的流畅性,我们没有用注释的方式来标注具体史料出处,但在书后为读者列出参考书目,供读者作延伸阅读。

在写作中,我们力争做到叙述形象,行文流畅,对历史事件的表述使用“白描”手法,杜绝虚构和戏说。写大历史需要有宏大叙事,但我们也注重对历史细节的运用,通过细节展现不易被人注意的历史片段,留给读者思索余地。每一章每一节前,我们都设置一个“题记”,或是历史画面的重现,或是对本节的高度概括。比如,在写“九一八”事变时,“题记”写的是1931年9月18日晚,东北军领袖张学良在北平(北京)中和戏院看梅兰芳的《宇宙锋》,接到沈阳发来的急电后匆匆离席,这就给读者阅读的兴趣和思考的空间,为什么“九一八”当晚张学良不在沈阳,为什么“九一八”发生时东北军没有得到一点预警?吸引着读者要继续往下读,去探究“九一八”的来龙去脉。

  记者:“中国抗战与反法西斯战场联为一体”,这是您书中的章节题目。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中国战场为何被称为“东方主战场”?中国抗战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做出了什么贡献?

陈红民:中国的抗日战争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毛泽东同志在《论持久战》英译本序言中说:“伟大的中国抗战,不但是中国的事,东方的事,也是世界的事。”中国人民坚持抗战十四年,歼灭了大量日军有生力量,拖住了大量日军精锐部队。美国总统罗斯福说:“假如没有中国,假如中国被打垮了,你想一想有多少个师团的日本兵可以调到其他地区来作战?他们可以马上打下澳大利亚,打下印度……”

在八年全面抗战中,中国战场共歼灭日军260余万,牵制了日本陆军60%以上的总兵力和大量海空军,极大地配合了盟军在各条战线的作战。在缅甸,中国远征军与盟军携手作战,打击敌人,扬威域外。因此,中国的抗日战场是反法西斯战争的东方主战场,也是反法西斯战争所有战场中开始最早、持续时间最长、牺牲巨大的战场。据不完全统计,从1937-1945八年全面抗战期间,中国居民付出了伤亡3500多万人的代价,中国人民用巨大的牺牲,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做出了重要贡献。

七七卢沟桥事变

  记者: 2020年9月3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5周年座谈会上深刻指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是中国共产党发挥中流砥柱作用的伟大胜利。”如何理解中国共产党在抗战中所发挥的中流砥柱的作用?

陈红民:抗日战争是在中国共产党倡导建立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旗帜下,以国共合作为基础,整个中华民族,包括各党派各团体、各抗日武装、各民族、各阶级各阶层、海外侨胞,同仇敌忾、齐心协力反抗日本侵略者的伟大斗争。十四年抗日战争中,中国共产党始终发挥中流砥柱的作用。

早在“九一八”事变爆发后,中国共产党就吹响抗战号角,领导东北反日游击队成为东北抗战的主要力量,在此基础上改编的东北抗日联军在极端恶劣的条件下坚持抗战十四年,涌现出杨靖宇、赵尚志、赵一曼等英雄儿女,在白山黑水间谱写了一曲曲英勇赞歌。1935年12月,中共中央在陕北召开瓦窑堡会议,正式确立了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策略。1936年12月,中国共产党推动西安事变的和平解决,充分表明了党团结一切力量共同抗日的诚意,对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起了重要作用。

抗战全面爆发后,党明确指引了中国抗战的前进方向。毛泽东于1938年发表了著名的《论持久战》,科学预见抗日战争将经过战略防御、战略相持、战略反攻三个阶段,提出在不断削弱敌方、壮大自己的斗争中,游击军和游击战将成为战胜敌人的强大力量。八年全面抗战中,党积极领导敌后抗日根据地的开辟,发展壮大抗日武装,开展游击战争。在《论持久战》与游击战术指引下,党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和其他人民武装,打乱了敌军作战前先用与后方的划分,形成了敌后与正面两个战场并存的战略布局,吸引了大量日军兵力,给日本侵略者以沉重的打击。

新四军挺进江南

  记者:“抗战为什么赢”是本书的写作主线,也是本书希望回答的首要问题。在您看来如何用简明扼要的语言来回答“抗战为什么赢”?

陈红民:在《抗战为什么赢》的写作中,我们紧紧围绕这个主题,不去叙述1931-1945年间与主题无关的史事,我们希望读者在阅读中去寻找“抗战为什么赢”的答案。

“抗战为什么赢”?绝非三言两语能够道尽。1937年,毛泽东在和美国记者斯诺谈话时说,中国人民要想打败日本,要满足三个条件,分别是:中国结成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全世界结成反日统一战线以及在日本帝国主义势力下受苦的被压迫各国人民采取革命行动。

八路军在长城上阻击日军

在我看来,抗战之所以能赢,前提是党发挥了中流砥柱的作用,同时,内部因素和外部因素,共同作用促成了抗战的胜利。

中国人民在抗日战争中表现出了空前觉醒与团结。面对日本入侵,各族人民空前团结,协力抗战。在中华民族面临亡国灭种的危险关头,真正做到了“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人人都为抗战胜利做贡献,团结一致,终于赢得了最后的胜利。

从外部因素看,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赢得了世界爱好和平的国家与人民的尊重与支持。白求恩、柯棣华等国际友人为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献出宝贵生命。苏联援华空军与美国志愿援华航空队的官兵,与中国军民共同奋战。在反法西斯的东方战场上,中国军队与盟军有着密切的合作,取得一个又一个胜利。

百团大战

  记者:抗日战争胜利已经过去了76年,我们应该如何理解抗日战争胜利的伟大历史意义?对于伟大的“抗战精神”,我们该怎样继承发扬,使其转化为当下中国不断奋进发展的精神力量?

陈红民:中国人民伟大的抗日战争,是近代以来中国抗击外敌入侵的第一次完全胜利,洗刷了近代以来中国抗击外来侵略屡战屡败的民族耻辱,可以说是中华民族复兴的枢纽。习近平总书记这样评价抗战胜利的意义:“这一伟大胜利,重新确立了中国在世界上的大国地位,使中国人民赢得了世界爱好和平人民的尊敬。”

十四年的浴血奋战,孕育出伟大的抗战精神,具体表现为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爱国情怀,视死如归、宁死不屈的民族气节,不畏强暴、血战到底的英雄气概,百折不挠、坚忍不拔的必胜信念。在抗战胜利76年后的今天,如何继承发扬抗战精神,是每一个人都应该思考的问题。在我看来,在和平年代,虽然不必像抗战英烈那样面临生死抉择,但我们依然能够从抗战精神中汲取奋进力量,培育家国情怀,踏踏实实在平凡工作岗位上发光发热,无私分享,将个人的奋斗融入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这也是我们写作《抗战为什么赢》这本书希望带给读者的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