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传真
首页 - 媒体传真
2021-04-11 作者:徐小跃 来源:现代快报 编辑:王晓艳

徐小跃:说君子(49)

(四)信乃诸德之基以及君子之道。“信”与“仁义礼智”四德合而成为“五常”之德。大家知道,将“信”德加在被孟子认为是由“恻隐之心、羞恶之心、辞让之心、是非之心”之“四心”产生的“仁义礼智”之“四德”之后而成为“五常”那是汉代时期的事。说“信”是诸德之基主要是从前提性来立论的。通俗地说,如果没有了以“诚实不妄”为本质规定的“诚信”为其前提,所有的道德都将会流于虚妄不实的假道德。不诚信的仁是不仁,不诚信的义是假义,不诚信的礼是虚礼,不诚信的智是伪智。换句话说,“信”是对“仁义礼智”四者的真实性的确证,即确证“仁”是“真仁”;“义”是“正义”;“礼”是“实礼”;“智”是“明智”。而根据仁是爱的道理,义是正的道理,礼是敬的道理,智是善的道理来说,如果没有了“诚信”来保证的话,那么,就不会有慈爱,不会有正义,不会有恭敬,不会有良善。可见,作为“是个真实无妄底道理”(朱熹语)的“信”是其他诸德显示其本质规定、道理以及精神的保证者和确证者。

1.信与诸德的关系。上述是从仁义礼智信“五常”之德来论述“信”德在其中所起的前提性作用,从而显示它的重要性。然我们又知道,在儒家经典中对“信”“诚”或说“诚信”对于其他道德的关系问题也多有论述。孔子在回答其弟子子张问的怎样提高道德,辨别迷惑问题时明确指出要以忠信为主,并加之从义而行。《论语-顔渊》说:“子张问崇德辨惑。子曰:‘主忠信,徙义,崇德也’”。也就是说,在孔子看来,忠信是提高人们的道德水平和辨惑能力的前提和有效途径。并且认为,君子正是用诚信的态度完成所有道德实行的任务的。“信以成之,君子哉!”(《论语-卫灵公》),此之谓也。而孟子所言的:“君子不亮,恶乎执?”(《孟子-告子下》)同样是在强调实行和保持所有道德以及行善的前提条件在于“信”,所以如果不诚信,君子就无法实现他的道德节操和理想目标。荀子也说:“君子养心莫善于诚,至诚则无他事矣,唯仁之为守,唯义之为行。诚心守仁则形,形则神,神则能化矣;诚心行义则理,理则明,明则能变矣。”(《荀子-不苟》)就是说,君子修养身心没有比诚信更好的了,达到诚信就能保障所有事的完满。只要坚守仁爱,奉行道义就行了。诚心地坚守仁爱,仁爱就会表现在行动上,表现在行动上就显得神明,显得神明就会化育万物;诚心地奉行道义,做事就会有条理,有条理就明白易知,明白易知就能使人改变。在荀子看来,仁义的坚守和实行唯有依赖于人的诚信之心,有了这些才能化育万物,变化万事。

《礼记》则通过“君子”之口来表达“信”乃是诸德之基的思想观念。“君子曰:‘甘受和,白受采。忠信之人,可以学礼,苟无忠信之人,则礼不虚道。是以得其人之为贵也’”(《礼记-礼器》),在君子看来,甘味可以接受五味的调和,白色可以接受各种颜色。忠信之人才可以学礼,而如果是没有忠信品德的人,礼也就不会真实地影响到他。所以学礼得到忠信品德的人最为可贵。这就告诉我们,一个人具有忠信的品德,恰如一张白纸和一剂甘味,其纯粹性决定了它们可以提供创造更加美丽事物的空间,人有了忠信之德,他一定会在执行道德规范时更加能够发挥出该道德的属性及其力量。《礼记》在这里专门突出了“礼”德,认为要学习和实行“礼”,其前提一定要是个忠信之人。要之,守仁,行义,学礼有前提全在于“主信”“至诚”,这既是君子的认知,又是君子的信条。

从我们对“信”“诚”德的论述中可以发现,“信”“诚”是一个对普遍对象的本质规定德目。它是天道的规律,“诚者,天之道也”,此之谓也;这是圣人的境界,“唯天下至诚,为能尽其性”,此之谓也;它是儒者的护具,“儒有忠信以为甲胄”,此之谓也;它是朋友的信条,“朋友信之”“朋友有信”“与朋友交而不信乎?”,此之谓也;它是人民站立的根基,“民无信不立”,此之谓也;它是人的必需,“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此之谓也;它是行事的原则,“子张问行。子曰:‘言忠信’”,此之谓也;它是尊道贵德的总纲,“子张问崇德辨惑。子曰:‘主忠信’”,此之谓也。而所有上述对象的本质规定,最后又都集中到君子身上矣。于是,诚信最终成为君子内在的本质规定,外在的行动准则。总之,“信”成为了君子所崇拜和奉行的大道。“是故君子有大道,必忠信”,此之谓也。唯其如此,诚信才能成为君子之所主者,所守者,所行者,所贵者。“君子主忠信”,此之谓也;“君子以诚为贵”,此之谓也。

徐小跃 南京图书馆名誉馆长、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