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传真
首页 - 媒体传真
2021-02-28 作者:徐小跃 来源:现代快报

徐小跃:说君子(47)

(二)具有天道意义的“诚”以及君子之道。在儒家思想体系中,“信”与“诚”属于同一个道德价值范畴,其亦是有语词学的根据的。东汉许慎《说文解字》说:“信,诚也。从人,从言”。信就是诚,诚就是信。二者可以互相解释。《字汇·人部》说:“信,诚实也”,孔颖达疏:“信,不欺也”。而将“诚实不欺”的含义合而言之即是“诚信”者也。

1.诚者天之道。虽然我们说了诚就是信,信就是诚,但是,在儒家思想体系中从来没有将“信”上升到天道的高度来加以论述,与此不同的是,儒家是将“诚”上升到天道的高度来加以认知的。孟子说:“是故诚者,天之道也;思诚者,人之道也”(《孟子·离娄上》),《中庸》说:“诚者,天之道也;诚之者,人之道也。”也就是说,真诚是天的本质规定,是天的准则,是天的德性,而人想要追求真诚则是人的本质规定,是人的准则,是人的德性。这里可以清楚地发现中国传统文化所具有的特殊的价值观念和思维方式——天人合一,天人合德。这里值得强调指出的是,在中国哲学史上第一个明确提出“天人合一”命题的人是北宋时代的哲学家张载。而所依据的材料恰恰是《中庸》中的“诚”的思想。张载说:“儒者则因明致诚,因诚致明,故天人合一”(《张载集·正蒙乾称篇》)。意思是说,儒者由明察人道世事而通达天道之诚,由通达天道之诚而洞明人道世事,因此天与人相合为一。《中庸》说:“自诚明,谓之性;自明诚,谓之教。诚则明矣,明则诚矣”。就是说,发挥先天之性而达到后天之明,这就叫做天性;发挥后天之教而光明先天之性,这就叫做教化。天则人,人则天,由上到下,由下到上;由内到外,由外到内,如此就实现了天人合一呢。

中国传统文化坚信,天地是有德性的。“诚者,天之道也”“天地之大德曰生”(《周易》语),此之谓也。同时也坚信,人之德性来源于天地。“天命之谓性”(《中庸》语),此之谓也。人有能力将此“明德”光明和呈现,亦有意愿遵循和追求之,“思诚者”“诚之者”“明明德”“尽心”“率性”“知性”“为天地立心”“替天行道”,此之谓也。

随着以“诚”为对象的“天人合德”的思维方式以及价值观念的建立,这就使得由仅“从人,从言”的“人言之信”,转变为“从天,从心,从性”的“天道之诚”矣。这种转变对“诚实不欺”之“信”与“诚”的理解进入到一个更高的层次和境界了。因为有了这种转变,使得诚信价值具有了信仰的意味,从而大大增强了诚信的神圣性和绝对性。天道意义的“诚”是超越了世俗利益为根据的诉求,即具有了非世俗的价值。由此也可知,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是从来不缺乏信仰这一价值取向及其内容的,只不过这一信仰的对象不是“上帝”,不是“神灵”,而是“价值”“德性”“理想”“主义”。通俗地说,不是宗教神灵信仰,而是德性价值信仰。“与天地合其德”,既是被称为“大人者”的追求,当然更是被称为“君子”的追求。

2.君子以诚为贵。君子之所以将“诚”视为珍贵宝贵的德行,那是因为看到了“诚”是万物存在的最根本的依据。《中庸》说:“诚者,物之终始,不诚无物。是故君子诚之为贵”。意思是说,真诚贯穿于一切事物的始终;没有诚的存在,也就没有万事万物。所以,君子以达到真诚为最可贵。荀子说:“夫诚者,君子之所守也,而政事之本也”(《荀子·不苟》)。荀子认为,真诚是君子所坚守的,也是政事的根本。

荀子得出结论:“君子养心莫善于诚”,君子修养身心没有比真诚更好的方式了。如此就突出了“诚”在养心中的重要作用。荀子之论就与孟子的“养心莫善于寡欲”的养心方法一起成为儒家修行的两条重要途径。

《大学》在解释“诚意”一条时也紧紧与“君子”联系在一起。《大学》说:“所谓诚其意者,毋自欺也,故君子必慎其独也……故君子必诚其意”。所谓的使自己的意念真诚,就是不要自己欺骗自己。君子在一人独处,务必要小心谨慎。君子一定要使自己的意念真诚。

诚的可贵、尊贵、高贵、宝贵全在于它可以化育万物。“唯天下至诚为能化”(《中庸》),此之谓也。具体体现在,“诚”能“成己性”“成人性”“成物性”(《中庸》语);反之,“不诚则不能化万物,不诚则不能化万民”(《荀子·不苟》),而且诚还能“生神”。所以,君子不可不慎也!“诚信生神……君子慎之”(《荀子·不苟》),此之谓也。所以明代哲学家王阳明认为,君子之学是以诚意为其主旨的。“鄙意,但谓君子之学以诚意为主”(《王阳明全集·静心录之一》),此之谓也。

徐小跃:南京图书馆名誉馆长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