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传真
首页 - 媒体传真
2020-11-19 作者:吴楠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风险社会视角下城市韧性与市域社会治理”研讨会在南京举行

中国社会科学网讯 11月12日,江苏省社会学学会、南京大学社会学院、江苏省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联合主办的“风险社会视角下城市韧性与市域社会治理”研讨会在南京举行。该论坛系“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系列学术论坛2020年第2期论坛。与会学者围绕“风险社会视角下城市韧性与市域社会治理”这一主题,为增强城市发展韧性、创新城市治理体系和提高社会治理能力建言献策。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以下简称《建议》)。江苏省社科联副主席尚庆飞表示,《建议》体现了党的初心和使命,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最新成果。《建议》是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建设新征程,向第二个百年目标进军的纲领性文件,是第一个五年乃至更长时间我国经济发展的行动指南。在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全国上下都要学习领会这次会议精神,并将其落到实处。他围绕“把握新发展阶段”这部分谈了他对《建议》的学习体会。他表示,进入新发展阶段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历史进程的一个大跨越;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战脱贫空间为我们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创造了有利条件;我国的现代化要体现社会主义建设规律,也要体现人类社会发展进程;新发展阶段机遇和挑战并存。

江苏省社会学会名誉会长、常州大学瞿秋白政府管理学院院长宋林飞以“中国现代化进程中新的社会风险与治理”为题作主旨报告。他表示,在未来我国基本实现现代化的进程中,科技推动将日益增强,科技赋能经济社会发展更加专业化、科学化、精准化、有效化。同时,日新月异的现代科技也给人类社会带来种种危害的可能与不确定性。我们必须高度关注新兴技术风险,探讨有效的敏捷治理之策。在科学技术扮演关键角色的“技术时代”“智能时代”里,既要用好新科技浪潮的“科技红利”,又要未雨绸缪,提前布局,及时有效规避新兴科技发展带来的风险。他提出,新技术是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的基础,新方式是市域社会治理的创新性路径,新基建为社会治理现代化筑牢科技基础。推进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需要进一步加强科技支撑力度、提高科技支撑水平。

秦淮区委政法委副书记王文炳在主旨报告中从秦淮区社会治理的特色、网格化社会治理经历的三个阶段、在网格化社会治理方面的探索、下一步全员网格的构想四方面介绍了“市域社会治理之秦淮探索的经验”。他介绍,秦淮区以“两赋两强”开展街道集成改革,在这个基础上推进“双做双增”社区治理集成改革,进一步整合社会资源,理顺体制机制,把更多的资源、服务、保障放在社区,进入网格,完善社区治理体系,不断提高社区治理社会化、法治化、智能化、专业化水平,为提高秦淮高质量发展提供了坚强保障。他表示,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秦淮探索刚刚破题,推进国家社会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总目标,要以共建、共治、共享为导向,以防范化解影响安全稳定的突出风险为重点,以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基层社会治理创新为抓手,不断完善工作体系,创新工作机制,建设更高水平的平安秦淮。

江苏师范大学法政学院副院长魏晨在主旨报告中结合工作实践,以“‘社会创制’与韧性社区建设”为题分享了他的观点,总结了新的韧性社区的治理范式。随着社会工作的主要功能从传统的社群服务,到治理服务,到生产服务,再到如今的融合性服务,社工模型也相应地从劳动密集型,走向社会资本密集型,技术密集型,智力密集型,到资本、智力密集型。韧性社区体系建设更应关注这一体系的生产性,即如何在应急体系下发挥原有系统的效能。制度推动、问题倒逼、社会创新这三种不同的方法会形成三种耦合式治理范式,即行政化治理、社会化治理、市场化参与。这三种范式亦会按照一定的比重,形成以某一种方法为主导的治理模式。他认为,基层政权与社会创新必然成为基层治理的两条主线。未来,基层政权建设只会加强不会减弱,且会坚持平战结合的逻辑,由党组织履行基层政权职能,形成一核多元的基本结构。

南京大学社会学院教授朱力,江苏省社会学会副会长、南京网格学院院长邹农俭,江苏省委党校教授黄杰,南京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副教授葛怡,江苏省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博士孙运宏进行了交流发言。

朱力围绕“市域治理要强化制度建设与制度执行”谈了他的观点。他表示,风险社会已经来临,我们既要保持忧患意识,又要勇于迎接挑战。历史已经证明,越是重大风险越是能够体现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他认为,治理体系的完善与治理能力的提升同样重要。面对风险挑战,制度有效执行是把制度优势转化为治理效能的关键。

邹农俭围绕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韧性的理解以及如何将韧性这一理念运用到社会治理中谈了他的观点。他表示,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是推进国家社会治理现代化的最佳切入点。要将韧性理念运用到社会治理中,坚持多元主体协同治理,让合适的主体在合适的领域发挥作用;要激发社会中客观存在的内在能动性;要重视建立基础性秩序,构建现代化的治理结构,依靠这种治理结构在历史长过程中持续发力,达到实现现代化国家的目标。

黄杰从城市的视角切入谈到城市风险、农业社会对城市发展的启示意义,以及市域社会治理。他认为,可以从农业社会中,发掘如何规避城市风险的智慧。葛怡结合他们在浙江嘉兴做的城市地震灾害风险评估及对策示范应用项目,提出了她的社会治理思路。她表示,社区是城市的细胞和社会的基本单元,是灾害风险管理的主要阵地和前沿哨口,社区居民是灾害风险的直接受害者和主要应对者。她建议,通过社区网格员与社工,建立城市社区住户脆弱信息的基础数据库;以社工为主体,带动志愿者、市民参与住户脆弱信息的更新与完善工作,从而,共同增强城市韧性两个关键阶段的能力,提升城市整体韧性水平。孙运宏谈到江苏城市公共安全体系建设等问题。他表示,要增强城市公共安全体系的战略谋划,重点是依托基层社区,特别是江苏网格化社会治理创新,来夯实城市公共安全的根基;从上到下推进信息共享,建立信息指挥平台;多元主体要形成优势互补,合力提升治理效能;探索城市公共安全体系智慧应用场景,实现公共安全智能升级。

中国社会学会副会长、江苏省社会学会会长、南京大学社会学院院长成伯清进行会议总结。他提出,社会治理分为三个层次:一是回应基本民生,二是推动社会持续发展,三是建立更理想的、公平、正义、和谐的社会。坚持系统观念成为“十四五”时期经济社会发展必须遵循的原则。社会治理要重点考虑系统性,相关研究则应更重视规范性思考,厘清如何真正形成共同体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