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传真
首页 - 媒体传真
2020-10-18 作者:徐小跃 来源:现代快报 编辑:于玥晗

徐小跃:说君子(41)

(四)礼之用的文明美丽性以及君子之道。中华文明是以礼义、礼仪、礼乐文明而称谓并显示出她的文明特征。换句话说,中华文明是礼义文明,是礼仪文明,是礼乐文明。只有当一个概念或说范畴能够涵盖这个文明的多重内涵、意义及其作用的时候,才可以被用来用来表征这种文明的特征,而“礼”正是这样一种概念或说范畴。

“礼为大”。礼之大不仅表示它的范围之广大,而且表示它的作用之巨大。《礼记·哀公问》说:“丘闻之,民之所由生,礼为大。非礼无以节事天地之神也。非礼无以辨君臣上下、长幼之位也,非礼无以别男女、父子、兄弟之亲,昏姻、疏数之交也。君子以此之为尊敬然,然后以其所能教百姓,不废其会节”。这是在转述孔子所听闻的思想观点,同时也说明此种思想观点在中国流传是长久深远的。人民在生存中所籍凭的礼是最广大和最重要的。没有礼就无法调节事奉天地神灵;没有礼就无法分辨君臣、上下、长幼的不同地位;没有礼就无法区别男女、父子、兄弟的不同感情以及婚姻、朋友交往的亲疏关系。因此君子对礼是十分尊敬的,然后遵循着礼并以自己的能力来教导民众,使他们不失时节地进行各种礼仪活动。礼所涉及的范围包括是广泛的,包括了国家之治理、社稷之安定、百姓之安抚、子孙之继嗣等。“礼,经国家,定社稷,序人民,利后嗣者也”(《左传·郑庄公戒饬守臣》),此之谓也。

“礼是序”“礼是别”。在儒家文化看来,礼首先是天地的秩序,而天地秩序又是社会人道秩序的根源。这也被看成是人道法天的天人合一的思维方式在“礼”文化上的体现。在儒家看来,礼是“天地人”三者的共同之道。“礼者,天地之序也”(《礼记·乐记》),“在天成象,在地成形,如此,则礼者,天地之别也”(《礼记·乐记》)。中国古人观察到了天空的日月星辰灿烂的闪烁,大地的山水草木生殖繁茂。也就是说,天空中日、月、星辰形成各种天象,大地上鸟兽、山水、草木生成各种形态。简单的说,天有不同的天象,地有不同的地形,殊异的特种,而“礼”就是用以显示天地万物的差异和区别的。由天地之序和天地万物之别而联想到,我们人类社会其实也是表现为不同的形态、地位、身份和关系。基于天道秩序和万物差异性的领悟,转而对人道秩序的建设。诚如荀子所说:“故序四时,裁万物,兼天下,无它故焉,得之分义也”(《荀子·王制》)。是说,人们根据四时的顺序,管理万物,使天下都受益,没有别的原因,就是因为有了名分和道义。而“礼”亦正是用来显示社会人事的差异和区别的。具体说来,礼是对贵贱的等级,长幼的差别,贫富的不同,轻重的不同等给出、制定的相应之规定。“礼者,贵贱有等,长幼有差,贫富轻重皆有称者也”(《荀子·富国》),此之谓也。

天地有序,万物有别,社会有分,这都属于客观现实性的存在。不要一说到秩序和分别,就错误地认为这是一种不讲自由和平等的思想观念。对贵贱有等,长幼有序,贫富轻重应做实事求是具体的分析和评价。“它”是任何一个社会的“客观现实性”。有不同的规定和不同的待遇也是任何一个社会的“客观现实性”。希望一个社会实现完全平等齐一,这是不符合实际的幻想。

对于礼的这一巨大和重大作用的承担者是被称为有道有德有才的君子呢!也就是君子是天道之礼与人道之礼的承担者、实践者和维护者。荀子是这样说的:“天地者,生之始也;礼义者,治之治也;君子者,礼义之始也。为之,贯之,积重之,致好之者,君子之始也。故天地生君子,君子理天地。君子者,天地之参也,万物之总也,民之父母也。无君子则天地不理,礼义无统,上无君师,下无父子,夫是之谓至乱”(《荀子·王制》)。也就是说,天地是生命的本源;礼义是治国的本源;君子是礼义的本源。实行礼义,贯彻礼义,积重礼义,极好礼义,这就是君子的本质属性。所以天地生育君子,君子治理天地。君子是天地的匹配,万物的总领,人民的父母。如果没有君子,天地就得不到治理,礼义就没有头绪,上没有君师,下没有父子,这就叫做大乱。这也应该是被看作对君子本质属性的抽象,对君子神圣责任的概括,对君子理想人格的要求。

中国的“礼”文化在论述了天道与人道的有序、有等、有差、有分作用之后,紧接着是要强调不同存在,不同主体的“各得其宜”。也就是说,让不同的存在,不同的主体找到各自应当与适当的属于自己的位置和自己的责任。“礼之宜”在促成文明、和谐、美丽局面中是起着非常关键性作用的,而君子将继续充当着行礼的主体者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