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15日
[本篇访问: 2893]
尧育飞:杨联升早年佚文数篇
—— 兼谈《哈佛遗墨》 补遗

 杨联升(1914—1990)是20世纪著名史学家,其诗文、随笔等作品收入《哈佛遗墨》。该书初版于2004年,由于读者反响颇佳,2013年底商务印书馆又予以修订重印。修订本增补了《〈中国货币与信贷简史〉前言》《玄奘二三事》等四篇文章和几首诗。陈子善在《〈哈佛遗墨〉的遗墨》(《文汇报》2014年1月18日)中又增补了杨联升的一篇文章,即1934年8月29日《大公报·文艺副刊》上署名莲生的《从宇宙苍蝇到大众语》。莲生为杨联升的字,他早年作文常署名莲生、杨莲生。

  笔者通过检索各类文献,发现杨联升在20世纪30年代所撰各类文章中,还有数篇未被《哈佛遗墨》收录。

  早在河北志存中学读书时,杨联升就在当时的学生刊物《学生杂志》上发表了两篇文章。分别为1927年《学生杂志》第14卷第4期上的《告境遇不好而有志于求学的同学们》和第5期上的《读了〈中国前途的障碍物〉以后》,均署名杨联升。在这两篇文章中,杨联升抒发了砥砺向学、报效国家的远大志向。

  至于他在《大公报》上发表的文章,除了陈子善补遗的《从宇宙苍蝇到大众语》之外,还有1934年10月3日《大公报·文艺副刊》上署名莲生的《中国旧小说中的性道德——质李长之君》。当时杨联升虽在清华大学经济系读书,但据其在《自传》中所说:“实则在清华四年,除经济系必修诸课外,所选多文史课。”这一时期他撰写的文章也多以文史类为主。在这篇文章中,杨联升对其清华学长李长之《论中国旧小说里两个共同的成分》一文的观点提出了质疑。而杨联升在《大公报·史地月刊》上的文章,除了《哈佛遗墨》已收录的1936年9月18日的《冀朝鼎的中国历史中的经济要区》一文,尚有1936年6月18日署名杨莲生的《汉末“黄巾之乱”的一个新考察》一文。

  另外,作为清华校园中的活跃人物,杨联升不但担任过清华学生会主席,也曾长期主编《清华副刊》,1937年还担任《清华年刊》总编辑,其编辑手记和文章未见于《哈佛遗墨》的亦有数则。如1935年《清华副刊》第43卷第8期,刊登了署名“莲生”的《粗制滥造之文》,文中杨联升讽刺了受商品化影响,书报以便于出售为尚,从而导致粗制滥造之文层出不穷的现象。还有1936年《清华副刊》第45卷第8、第9期合刊署名杨联升的《谩骂与造谣》。1937年他作为清华年刊社总编辑,撰写的《编者敬白》刊载于《清华年刊》卷末,文约两千字,详细记录了这一期年刊编辑的诸事项。此外,杨联升还在1935年第43卷《清华副刊》第3期刊登《谜语》,在第4期署名“杨莲生”发表《谜语宣布》,揭开谜底。这一段故事颇为有趣,摘录如下:

  弹蝇非曰小任,射虎聊以怡情。

  一、子曰泰伯可谓至德(猜本校同学一) 吴其仁

  二、未能坦荡是真小人(猜本校同学一卷廉格) 戚长诚

  三、孔子曰: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臣莽敢不承用。(猜本校同学一) 王受符

  四、以红笔勾本校名曰魁首也(猜本校同学二) 朱画清、华道一

  五、斥鷃笑之曰:“彼且奚适也?”(猜本校同学一) 胡鹏飞

  六、胡鹏飞(即第五谜谜底,猜本校同学一白头格) 蒋南翔

  七、原不过青梗峰下一块顽石,有何希罕。(猜本校同学一) 何玉珍

  八、何玉珍(即第七谜谜底,猜本校同学一) 赵文璧(按蔺相如完璧归赵在赵惠文王时)

  谢锡爵、姚克广二君各中七则。谢君猜第一则为吴祖襄……俱作为全中,仍依去年故事各请饮冰一次。

  出这些谜语的杨联升当时想必是一个颇为有趣之人。后来杨联升还写有《杨氏桥经》,讲述如何打桥牌。而1940年赴美留学前夕,他还作为雕塑模特,供雕塑家陈岐作雕像。这张难得的“杨莲生先生作像”刊登在1940年《艺术与生活》第2卷第1期上。

  1937年《大众知识(北平)》第1卷第6期上的《玄奘法师》一文署名杨莲生,当为杨联升的作品。《哈佛遗墨》中《玄奘二三事》一文杨联升自述“我在抗战前帮助张素痴(荫麟)先生写《儿童本国史》里的《玄奘传》,仍用旧说”。所谓旧说是指玄奘西游在贞观三年。而《玄奘传》的内容与《玄奘法师》一文大致不差。

  另外,《书人月刊》1937年第1卷第3期上的《铅印旧书》一文,署名杨莲生,也当为杨联升作品。《书人月刊》1937年1月在上海创刊,主编为杨联升的校友、清华社会系的蒋弗华。虽然当年3月该杂志就停刊了,但在有限的三期中仍然刊登了老舍、卞之琳、茅盾、巴金、王了一、朱光潜、曾昭抡、钱稻孙等人的作品,作者中清华师生还有常风、张明哲、王栻等人。此文对当时盛行的铅印做了全面介绍,并且预测铅印将使书的价格大大下降。

  此外,杨联升通过钱稻孙的关系,结识了和田清、平冈武夫、森鹿三、竹内好等日本学人。当时竹内好等人成立的中国文学研究会在东京办有《中国文学月报》(日语刊物,创刊于1935年)。《中国文学月报》1938年第42期上刊登有《都门杂志中之俗曲史料》,署名杨莲生,也当为杨联升作品。

  由于《杨联升文集》尚未问世,《哈佛遗墨》便成了唯一一本收录他的诗文、随笔、杂作等作品的集子。此书将来修订时,若能把以上所列文章补录进去,当有助于读者了解他早年的思想和生活状况。

  (作者单位:南京大学文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