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5日
[本篇访问: 1076]
李跃华:中国现代思维的缺失与探寻

去年看了日本学者岛田虔次著作《中国近代思维的挫折》,书中提到中国历史上有“启蒙运动”——阳明学,可惜后来被压制,所以中国的近代思维就没有发展起来。书中还说,阳明学传到日本后,反而成为日本明治维新的一股精神动力。

之前也看过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的一篇文章,里面提到中国当时如果按照王阳明思想走下去,今天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也即发展会更好。

观察中美贸易战期间中国国内舆论,笔者认同吉林大学李晓教授的观点,义和团运动过了百年,中国民众当下仍然是“义和团智识”。

很多中国人不服,认为中国国力发展到今天,尽管和美国有差距,但是国内生产总值(GDP)已经占世界第二,很多现代化设备都有,怎么能说现代思维还缺乏呢?

此次中美贸易战,不仅民众,中国国内部分媒体也是如此,喊出“要打史诗级的贸易战”等口号,等中兴事情出来后,论调开始降温。

再举例,中国近10年来抵制日货、抵制美货,再到去年抵制韩货,首先,这能起到实际的外交效果吗?其次,这只能影响和败坏中国在国际上的大国形象,这不是真正大国应有的形象,是一种暴发户心态。这不是义和团智识是什么?

笔者最近在思考现代思维缺乏这个问题,联想到最近中国国内发生的很多事情,觉得很多问题的发生都与现代思维的缺失有关。比如,最近的疫苗事件,因为关乎孩子,很多中国人对长生药物高管、中国国家药监局官员痛恨到咬牙切齿的地步。也有很多中国人表示,要到香港、日本等地给孩子打疫苗。

但是,很多人有没有想过这里面有两个问题:第一,为何长生生物高管对疫苗造假无所谓。据自媒体等的揭露,中国国内好像不止这一家药剂公司有问题,这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他们做起来为什么无所谓?第二,为何香港、日本等其他地方就不会出现这些问题?

除了监管缺失外,导致像长生生物这些造假企业高管没有底线造假的背后,是他们缺乏职业素养,缺乏对人类文明的认知,对职业底线的认同。在他们看来,只要事情不被人发现,就没问题。此外,从近些年媒体曝光的情况,包括笔者从身边朋友了解,这种现象不是个案,假药、劣药出现的概率远高于其他发达国家与地区。这些案例背后,凸显制药行业的这些人毫无职业伦理,这不是现代思维缺乏的表现吗?

至于香港、日本等地为何没有这些问题,恰恰是这些地区与国家现代思维的形成和建立。在这些地方,也会有各种各样问题,但是大多数人对自己职业都有基本的操守认知,都会有底线认识,这些也是现代思维的体现。

说到香港,笔者又想起一件事情。年初北京的“低端人口”之说,前两天有人在网络上骂底层人士,这些新闻折射出中国看待底层民众是什么样的思维?香港大学清洁工袁苏妹,因为在港大40多年辛苦工作以及真心照顾学生,于2009年获全票通过,成为香港大学历史上第一位被授予香港大学“名誉院士”的基层员工,还被誉为“香港大学之宝”。类似的例子,去年香港演艺圈也有案例。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体现在对待社会底层人士的认知和态度上。

中国近代思维的缺乏,还体现在中国人科学精神的缺乏上。《科技日报》总编刘亚东最近有个演讲,讲到中国过了百年,仍然缺乏“赛先生”——科学精神。他举例,微信朋友圈到处传播谣言贴和辟谣贴。现实生活中这种例子很多,有人会先后转发自相矛盾的帖子。也有感于此,海归教授饶毅、施一公、鲁白、谢宇等教授回国后,先后创办“赛先生”“知识分子”等自媒体,他们的初心就是想推动中国人科学思维的形成,科学精神的具备。

岛田虔次在《中国近代思维的挫折》书中讲中国近代思维的挫折,讲到阳明学的主旨是“人人皆可以为尧舜”,也正是在这样的主旨鼓励下,日本明治维新才轰轰烈地在日本自上而下的搞起来,变成一个社会各个阶层都参与的运动,最终取得成功。这样思维影响下的国民思维,自然会形成跳出小我格局、关怀国家与社会的大思维模式。

有人比较过中美两国创业者的心态,中国创业者是为了获得自己事业成功,更主要是为了赚钱。而美国科技精英不同,比如扎克伯格创办面簿,是为了让世界更好的连接,马斯克创办特斯拉和火箭公司,是为了把人类送上太空,他们更少从自我利益出发。如果说美国富豪捐赠是因为遗产税的话,那怎么解释美国社会那么多的义工呢?这可能还是价值观的问题,大我格局的形成问题,也即现代思维问题。

中国现代思维问题该如何解决呢?

正如岛田虔次书中所说,中国需要一场启蒙运动。启蒙什么呢?对国民人文素养、职业伦理、科学精神等全方位的启蒙,这绝不仅仅是知识的传授,更多是潜移默化对民众思维的影响和引导,引导他们形成“人人皆可为尧舜”的大我格局思维,走出小我;在这样的思维引导下,慢慢注入其他现代文明内容,让中国人形成和具备现代思维。

100年前,鲁迅弃医从文,觉得中国人心灵问题更重。百年后的今天,我们发现这一问题还没解决,这也是中国走向现代化的关键所在。思维问题解决了,人的现代化才有可能;人的现代化解决了,社会和国家才能真正走向现代化,这已为事实所证明。

(作者是南京大学哲学系副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