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19日
[本篇访问: 512]
徐小跃:书目编,完成江苏首次古籍大普查

在江苏文库的六大门类中,书目编做的是基础工作,是梳理江苏古代文化“基础设施建设”,通俗地说就是给古籍“上户口”。

那么,书目编就是编目录吗?它的价值和意义在哪里?它又做了哪些史无前例的工作?人文周刊记者采访了书目编的主编、南京图书馆原馆长、南京大学教授徐小跃。

人文周刊:徐教授,和精华编、方志编、史料编相比,书目编略显冷僻,您能和公众普及一下书目编的意义和价值吗?

徐小跃(以下简称徐):书目是学术研究的基础,如果说学术研究是进入深山寻宝,那么书目就是进山的路。南京图书馆作为省级龙头馆领衔编辑书目编,就是为研究者在“书山”上架起一条条大路小路,让他们能理清某一个门类的学术框架和资料体系,并且在浩如烟海的书籍当中找到自己需要的资料。打个比方:书山有路书目为径,学海无涯书目是舟。

普通人读书是为了提高修养、怡养性情、学习知识,不需要书目,但是学者不了解书目知识就没法做研究。清代学者王鸣盛说:“目录之学,学中第一紧要事,必从此问途,方能得其门而入”,“目录明,方可读书。不明,终是乱读。”通俗地说,江苏文库的书目编就是通过江苏现存古籍研究江苏古代文明。

人文周刊:书目编到目前为止主要做了哪些工作呢?

徐:就像人口普查一样,书目编就是给江苏现有的古籍作了一次普查。这是江苏历史上第一次古籍普查,我们做了一件前无古人的事。

书目编要尽量收录齐江苏地区现存的印刻于1912年前的所有古籍,调查人员必须见到实体书,并给它一个全国统一的古籍编号,相当于发一张“身份证”。

前期调研表明,江苏现有古籍450多万册,分布在156家收藏单位,其中420万册收藏在省内21家图书馆、博物馆,30万册分布在党校、社科院等单位。目前全省古籍书目收集已完成总量的98%,共收录了23万条数据,这组数据非常惊人,工作量之巨大超出想像。

当然,这个成果是在前人和前些年工作的基础上完成的。《江苏通志稿》《江苏艺文志》《江苏地方文献书目》等都作了一些基础工作,但是它们只收录有关江苏地方史志文献、资料和江苏籍名士著作、典籍,而书目编则全面收集江苏地区现存古籍书目,首次形成江苏典藏文献的总目录。从2007年起,我省就成立了江苏省古籍保护中心,参与到中华古籍保护计划中,可以说普查工作已经做了10多年。

人文周刊:书目编有什么重大发现?学术成果又将如何体现?

徐:做普查之前,有些古籍有书目,但是书在哪里不清楚,这叫有目无书。有些古籍被确知存世,但是没编目录而无法调阅,这叫有书无目。此次在书目编的工作中,有很多新发现和重大发现,解决了这个问题。

比如,我们南图发现苏辙的《龙川志略》,不但是宋刻本,而且是珍贵的孤本;徐州图书馆的宋刻本《四书章句集注》被作为重大的考古新发现;无锡图书馆发现了一大批江苏籍文人的作品,比如明末藏书家丁雄飞的诗文集等等,这些曾被认定为亡佚的作品因普查而重见天日;省委党校发现了一批江苏籍文人的稿本、信札和诗文集,作者包括清末淮安籍高官秦焕等。

这样的发现非常多,普查只是第一步,接下来还要进行整理,按照经、史、子、集、丛五大类进行编目,到2020年书目编将出版全省的藏书目录,估计将有15—20册之多,到那时我们可以自豪地说,书目编将创造一个新纪录,那就是江苏第一次有了官修的全省藏书目录。

人文周刊:这就意味着,以后有谁要研究江苏文化,江苏文库的书目编是一座绕不过去的大山。

徐:确实。书目编将是研究江苏文化必备的基础工具书,但是我们不能只看到成绩,还要看到未来的努力方向。

目前书目编普查的范围是公有机构,而私人收藏,以及大量的宗教机构收藏还没有进行普查,因此在这里我也呼吁对非官方的古籍收藏也进行普查。

我自己是研究哲学的,研究思想文化、信仰、思维方式和价值观,这是“道”的层面,而书目编是工具,属于“器”的层面,但我的观点是“道器不二”,研究“道”离不开“器”的工具,而“器”本身也含有“道”,书目本身就是一门学科,包括目录学、版本学、辑佚学等等,需要很强的学术能力。

同时,目录编对研究江苏的藏书文化有极高价值。我省现存古籍,很多来自浙江的八千卷楼、常熟的铁琴铜剑楼、荣德生的大公图书馆、张謇创办的南通图书馆等,它们与当时的政治、经济、教育、学术、宗教和社会变革密切相关,是观察历史的一扇窗。书籍是文化的载体,这些古籍承载的就是江苏的优秀传统文化,我们应该发掘它们的价值,让更多的学者了解和研究它们,服务社会,就像习总书记说的“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让江苏优秀传统文化在当下焕发青春和光彩,汇入今天中华文化传承发展、革故鼎新的长河中,这才是“道器不二”的最终体现。

人文周刊:这样古籍就不再沉睡在库房中,而是成为社会发展的推动力,您的“道器不二”很有哲学意味。

徐:哲学是道,但不是不食人间烟火,反而是最关注人性、最关注生命最切要问题的学科。任何学术研究都是这样,一个学者写一本书,首先要有学术性、理论性、思想性,再高一个层次要有现实性,但是真正能够被记住、能流传的学术一定关乎人性。

比如我现在正在写的书,就是从传统文化中研究在今天如何做一个君子,像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履于礼、基于智、守于信、入于孝、出于悌、主于忠、处于廉、行于耻等等,这些并不是只属于传统社会的旧道德,而是穿越时空基于人性的修炼,在现代社会,甚至在将来,都将是有道德的人对自己提出的要求,“君子”二字本身就是超越时空的。

我们说回到书目编,说回到古籍。古籍中的优秀传统文化从来都不只属于历史,就像有学者说的,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发掘古籍中的精华对于塑造现代人的精神品格、道德风尚都是不可或缺的,我把它们的价值归纳为“三化三成”:净化心性、变化气质、淳化世风;成就道德、成长生命、成全人格。

因此,江苏人做江苏文库,整理文脉,研究古籍不是为了钻进故纸堆,穿越回旧时代,不是为了旧日的辉煌而洋洋得意,或是一得历史的碎屑而沾沾自喜,而是要把它变成一种来自祖先的滋养,一种来自传统的力量,一种来自历史的镜鉴,可以使今天更健康强壮,使明天更美好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