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14日
[本篇访问: 520]
唐正东: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进入新境界

记者:学界处于理论研究的前沿,您能否介绍一下上半年学界的理论研究方向和成果?

唐正东:上半年,国内学界以几个重要的历史节点,即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共产党宣言》发表170周年、改革开放40周年等为契机,深入推进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研究,并取得了较好的学术成果。

一是马克思哲学原著的深层内涵及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本真精神。在原著部分,学者们主要聚焦的是《共产党宣言》及《资本论》的研究。有些学者提出了《共产党宣言》中包含了丰富的马克思主义使命型政党的建设思想、《资本论》代表了马克思主义哲学范式的转型等观点;在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本真精神部分,有的学者指出,实践性、批判性、创新性、理想性和人民性,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最重要和最鲜明的理论品格。

二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重大理论成果及话语体系的研究。在这一部分,学者们主要从哲学角度推进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研究。有的学者指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人类共同价值观都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有机组成部分,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新成果。在此基础上,有些学者也对中国话语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建构原则、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与中国道路的哲学表达之关系等问题展开了研究。

三是国外马克思主义哲学思潮及左翼理论的批判研究。当代资本主义出现了很多新变化,国外学界的有些学者如维利里奥、施蒂格勒、朗西埃、奈格里、阿甘本等从加速度、技术、数字资本主义、一般智力、生命政治等角度对这种新变化展开了研究。国内学界的一些学者通过对这些观点的批判性解读,较好地提升了对现代性展开过程中出现的各种具体社会问题的辨析与把握能力。

记者:您上半年做了哪些研究工作?

唐正东:我本人的研究工作主要是围绕主持的两个项目来展开的,一是“基于文本阐释的马克思主义哲学通史研究”,主要集中在对《资本论》及其手稿的文本辨析及哲学解读上。学界对《资本论》的阐释往往将经济主义与人本主义二元分割,我致力于突破这种人为割裂,从中国当下的实践语境出发,以基于实践的规律论进行阐述。

二是“历史唯物主义研究在西方学界的转型及其评价”,聚焦近三十年来西方学界在《资本论》研究中的最新进展。国外学界的一些学者分别从政治、哲学、历史、经济学等角度,推进了对《资本论》的学术阐释以及面向现实的理论运用。他们的研究虽然在方法论等方面存在着较大的局限性,但在阶级的形成路径、拜物教批判、资本结构的运动、生产价格理论的意义等方面所提出的观点,无疑是有启发性的。

记者:您怎么看待相关研究领域的未来发展?

唐正东:总体上说,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研究将朝着前沿性、具体性、文本性等方向进一步拓展。

前瞻性是从中国当下实践凝结的新思想、产生的新问题出发,推进对马克思主义哲学原著及理论观点的深层解读。譬如,对拜物教现象的批判决非简单的人本主义批判,而要从历史的高度,与经济发展始终结合在一起。要越过西方当代学者在哲学意识上的禁锢性,始终以中国视角推进学术思考。

具体性是指运用马克思主义哲学时,着力展开对具体问题的研究。以阶级概念为例,我们以前比较注重经济结构对阶级的决定作用,这是对的。但还不够,因为只有当人们能够站在阶级的立场上发言及行动的时候,阶级才能真正发挥作用。而在这一过程中,所有制形式、拜物教意识等都会发挥作用。对此我们在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历史与现状的研究中要不断推进。

文本性是指随着《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原文版的不断出版,我们在学术研究的文献依赖方面,应该更多地面向原文版文献,并致力于深化对基本原理的研究力度。客观地说,如果我们在上述三个方向上都能下大力气,那么,我们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在未来几年内必将取得更大的学术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