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20日
[本篇访问: 1269]
毕飞宇:未来更多作家将来自学院

作家,能在高校被教出来吗?江苏文学院首任院长毕飞宇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众所周知,因为历史的原因,我们中国作家的诞生与成长带有它的自然性,他是自发的。但是,随着我国高等教育普及率的大幅提升,越来越多的中国作家受到了良好的高等教育,越来越多的高等学校意识到了文学教育的重要性。我想说,在未来,自然的与自发的作家依然会出现,但是,更多的作家将来自学院,更多的作家将接受学院的文学教育,这是一个任何人也否认不了的发展趋势。江苏作为一个文学大省,有一流的人文资源,南大有一流的师资力量,两者结合起来,为江苏文学后备力量做储备,这既是正确的也是合理的。”

毕飞宇说,他认识的国外的同代作家或者年轻一些的作家,都是学院派,没有“自然生长”的。“相比自然生长的作家而言,学院派最大的好处就是作者素养好、美学评判能力高、可以在成长过程中少走弯路。作为过来人,我知道起步时候那种暗无天日的摸索、探求和煎熬。有了江苏文学院之后,大家相互交流、探讨、批评,会成长得更快。尤其在起步阶段,江苏文学院可以起到巨大作用。”

在南大当教授给学生上课时,毕飞宇是亲切的,但今后在江苏文学院上课,他说自己可能会很严厉。“平时给大学生上课属于文学欣赏类,会选择经典作品分析,但是在江苏文学院,教课内容很可能就是分析他们自己的作品。”

“江苏文学在中国文学的版图上分外醒目。许多人都对江苏的文学现象表示惊奇,作为一个局内人,我认为江苏的文学没有秘密,那就是梯队完善。江苏文学的后起之秀总能够隔三岔五地冒出来,他保证了江苏文学的存在感,他提升了江苏文学的新鲜度。可以这样说,江苏文学的繁荣,离不开新人的成长,离不开新人顽强而源源不断的上升力。”毕飞宇对年轻人发出了热情的呼唤:“我想对所有用汉语写作的年轻作家,尤其是我们江苏的年轻作家们说,江苏敞开了他的胸膛,南京大学和江苏作协张开了他的双臂,你们真的是赶上了。还等什么?来吧。这里一定是苛刻的,但这里也一定是温暖的。为了你的成长,这里预备了足够的长、宽、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