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23日
[本篇访问: 2285]
王锁明:以理性眼光看待大学排行榜

教育部学位中心主持的第四次学科评估日前揭晓,几家欢喜几家愁。有人调侃讲这都是排名评估惹的祸。学科评估本质上属于大学排行榜的范畴。国内影响力较大的大学排行榜,除了教育部的学科评估之外,还有武书连版、网大版、校友会版、上海交大版等。国人对排行榜的褒贬由来已久、莫衷一是。在党的十九大提出教育强国建设的背景下,我们应该理性对待大学排行榜,努力使之成为推动我国高等教育“双一流”发展的重要引导力量。

  我国大学排行榜是在高等教育发展到一定规模和水平时产生的,它的出现有一定的积极意义。一是拉近了大学和公众的距离。各种排行榜用老百姓看得懂的直观形式,向他们打开了一扇窗口,有助于公众了解我国高等教育在教学、科研、人才培养、社会服务等方面的基本信息。二是满足了“择校”“择生”的需求。排行榜展示了各高校一些具有可比性的参考数据,广大考生和用人单位据此获悉某所高校、某个学科在全国的大概位置,对他们选择学校和挑选毕业生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三是方便了高校对自身实力的评估。客观公正的排行榜,相当于一份“体检表”,可以帮助各高校诊断自身的实力水平,从中看到自身优势,找出不足之处,增强忧患意识,促使高等教育内部的良性竞争。四是提供了政府宏观教育决策的参考。各种排行榜相互补充,多角度反映了高校的整体办学水平,有助于政府主管部门准确掌握各高校在人才培养、科学研究、社会服务和内部管理等方面的状况,供教育决策时参考。

  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大学排行榜也不例外。其不足之处主要有:一是评价指标体系还不够合理。如有的排行榜被披露出数据不甚准确,数据如何获得存在问题;有的排名指标过于注重科研的定量标准、显性的物质因素,而对诸如大学理念、历史传承、大学氛围和国内外声誉等不宜量化的隐性因素评价不够;还有的将所有高校置于同一模子中比较,不利于不同类型高校的多样化发展。二是排名评价效应带来异化现象。如个别排名机构曾被媒体曝光收受好处,涉嫌“钱名交易”,损害排行榜的公信力。由于排名位次直接影响学校招生就业、社会形象等方面,有的高校在数据上弄虚作假,或是存在“应榜办学”现象,或是过分注重外延发展等,这些偏离了高校教学、科研和管理的正常轨道。

  各种排行榜都有一定的局限性,但也对高校评价方面做了可贵探索,因而不能简单肯定或否定,而需要努力改进。一是应该根据高校类型进行多样化排名。高校是分类型的,有研究型的、综合型的、专科型的,因而要对大学进行分类,采用不同标准进行多样化排名,鼓励高等教育的特色发展。二是力求排名指标设置更合理。在当今实现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的趋势下,人才、质量、文化、效益等方面的重要性逐步显现,所以设定指标体系时尤须注意两点:第一,必须考虑办学精度。各种指标和数据,既要看总量也应看人均,否则一些规模比较大的“巨无霸”式高校会占优势,而“小而精”式高校则难出彩。第二,必须考虑隐性因素。如师风、教风、学风、校风,还有办学理念、发展战略及管理水平等大学软实力是“双一流”建设不可或缺的条件,在排名指标与权重中也应得到合理体现。如果忽视这些因素,则会对高等教育的发展导向产生不良影响。

  任何排名评价只是从一个特定角度反映了各高校的办学水平,而不可能全面反映其真正实力。由于评价角度、设定标准和衡量指标不同,同一所高校在不同榜单中的位次会有差异,甚至忽上忽下。为此,除了排名机构在设置指标体系时要不断完善之外,有关方面也要理性对待和正确使用排行榜。首先,政府主管部门在做教育决策时,可以参考排名,但不宜过分依赖它。其次,高校管理者应重视外部评价但不唯评价论,对自己学校的核心竞争力要有基本自信和发展定力,不能因为某个排行榜把学校名次排得高就沾沾自喜,也不要因为另一个排行榜把自己排低了就不屑一顾,而必须将各种排名评价作为一面镜子,通过这一份份“成绩单”看清楚自身优势、存在短板和所处位置,既目标高远又脚踏实地,上下协同“撸起袖子加油干”,努力推动学校办学事业的“高质量发展”。

(作者单位: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