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22日
[本篇访问: 1124]
张生:国殇永怀志难忘——写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80周年之际

核心要点:

  ■ 2017年是侵华日军制造的南京大屠杀发生80周年。1937年12月13日,侵华日军野蛮侵入南京,制造了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惨案,30万同胞惨遭杀戮,无数妇女遭到蹂躏残害,无数儿童死于非命,三分之一建筑遭到毁坏,大量财物遭到掠夺。侵华日军一手制造的这一灭绝人性的大屠杀惨案,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史上“三大惨案”之一,是骇人听闻的反人类罪行,是人类历史上十分黑暗的一页。

  ■ 日军在南京的屠城中,杀烧淫掠,无恶不作,“发明”了各种极其残酷的杀人手段。在大肆屠杀的同时,日军对南京的女性实施了前所未有的性暴力。南京沦陷后的六周内,日军制造的强奸案不下两万起。日军有组织地对商店进行大面积的破坏,从店铺拿走剩余物品,装进军用卡车,然后再放火焚烧这些房屋。因军队在南京毁坏及抢劫所造成的直接损失达到了1亿元;靠近南京的主要公路沿线的农村地区几乎被洗劫一空,并陷入缺少种子、牲畜、劳力和工具的困境中,他们播种的粮食作物仅为平常年份的10%。除了上述暴行,日军还在南京组织贩毒,开设慰安所,大量掠夺公私文物书籍,破坏环境等。“首善之区”的南京在日军的蹂躏下,阴风惨惨,沦为人间地狱。

  ■ 战后,中国军事法庭和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南京大屠杀案分别进行了审理,受害者、加害者和中立者三方的证据,形成了无法反驳的证据链。松井石根和谷寿夫等元凶最终被绳之以法。当时的日本政府也在国际条约中承认了审判的结果。对南京大屠杀这一铁证如山的事实,日本右翼不断提出挑战,企图通过否定南京大屠杀,否定东京正义审判等,进而否定全世界人民付出巨大牺牲获得的胜利成果,历史不会答应,30万无辜死难者的亡灵不会答应,13亿中国人民不会答应,世界上一切爱好和平与正义的人民都不会答应。

  ■ “昭昭前事,惕惕后人”。南京大屠杀的屈辱历史是中华民族无法抹杀的国家记忆。我们决不会忘记。记住历史不是为了激起仇恨,我们不应因一个民族中有少数军国主义分子发起侵略战争就仇视这个民族,战争的罪责在少数军国主义分子而不在人民,但人们任何时候都不应忘记侵略者所犯下的严重罪行。历史教育我们,和平是需要争取的,和平是需要维护的。中日两国人民应该以史为鉴、面向未来,共同为人类和平作出贡献。

  2017年是抗日战争全面爆发80周年,也是侵华日军制造南京大屠杀惨案80周年。习近平总书记曾经指出:“1937年12月13日,侵华日军野蛮侵入南京,制造了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惨案,30万同胞惨遭杀戮,无数妇女遭到蹂躏残害,无数儿童死于非命,三分之一建筑遭到毁坏,大量财物遭到掠夺。侵华日军一手制造的这一灭绝人性的大屠杀惨案,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史上‘三大惨案’之一,是骇人听闻的反人类罪行,是人类历史上十分黑暗的一页。”回顾这段刻骨铭心的历史,把落后就要挨打、没有国权就没有人权的历史启示传之后世,对于我们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奋勇前行,具有十分重要的历史与现实意义。

  颁“屠杀令”,蓄意犯罪

  1937年8月15日,日军航空兵开始对南京进行无差别轰炸,学校、医院、居民住所化为一片瓦砾,市民死伤惨重。同年11月7日,遭到中国军队强烈抵抗的日军扩大战事,编成华中方面军,下辖上海派遣军和第十军,司令官为松井石根,所辖兵力近20万人。11月24日,华中方面军发布命令:“与中国方面舰队协同,迅速攻占南京。”12月初,日海陆军攻抵南京附近。10日,对南京发起总攻。广大爱国官兵奋起抵抗,终因双方力量对比悬殊,12月12日下达撤退命令。但缺乏渡江工具,被日军包围俘虏,最后和数十万南京居民一起,沦为日军屠杀的对象。

  早在日军向南京进犯的过程中,就发布了“屠杀令”。日军军官野田毅和向井敏明展开“百人斩竞赛”。进入南京以后,日军高层再次命令屠杀战俘。日军第16师团长中岛今朝吾在日记中写道:“基本上不实行俘虏政策,决定采取全部彻底消灭的方针。但由于是以1000人、5000人、10000人计的群体,连武装都不能及时解除。”“事后得知,仅佐佐木部队就处理掉约15000人,守备太平门的一名中队长处理了约1300人。在仙鹤门附近集结的约有七八千人。此外,还有人不断地前来投降……处理上述七八千人,需要有一个大壕,但很难找到。预定将其分成一两百人的小队,领到适当的地方加以处理……” “屠杀令”的存在,充分说明了日军制造南京大屠杀的蓄意性质。

在屠杀战俘的同时,日军以搜查“残败兵”为名,大肆抓捕南京青壮年。他们以手上是否有老茧、额头是否有帽印等为标准,未经审判和鉴别,将大量无辜平民诬为军人,加以杀害。日军粗暴践踏国际法基本准则和人类良知底线的行为,连日本外交官员们都为之瞠目结舌。当时,英国方面的秘密情报称:“紧随日军进入南京的日本大使馆的官员们,看到日军在难民营内外公开地酗酒、杀人、强奸、抢劫,感到十分震惊。他们未能对军官们施加影响,后者漠然的态度很可能出于把放纵士兵作为对这座城市的惩罚,而且由于军队的控制,他们对致电东京要求控制军队感到绝望,日本大使馆官员们甚至建议传教士设法在日本公布事态真相,以便利用公众舆论促使日本政府管制军队。”战后,中国南京军事法庭,根据大量证词、文献和实地勘查的资料,查明南京大屠杀受害者达30万人以上。而由英、美、苏、法、中等11国组成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决称:日军占领的最初6个星期内,在南京及其近郊屠杀的平民和战俘的总数超过20万。这一数字还不包括那些被焚尸灭迹,或被日军推入长江或用其他方法处理的。日军的残暴,将日本军国主义永远地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杀烧淫掠,无恶不作

日军在南京的屠城中,“发明”了各种极其残酷的杀人手段。滞留在南京的中国军医蒋公穀说,刀劈、焚烧等等之外,最残酷的莫过于活埋了。悲惨的哀号,那人类生命中最后挣扎出来的一种尖锐的无望的呼声,抖散在波动的空气里,远在数里以外,还可以隐隐地听到。

在大肆屠杀的同时,日军对南京的女性实施了前所未有的性暴力。上至70岁的老妪,下至几岁幼童,均遭其毒手。仅1937年12月17日一个晚上,金陵大学校园附近地区就发生了超过1000起强奸案。1938年1月3日,一位40岁左右、脖子被日军砍了4刀的妇女告诉威尔逊医生:1937年12月31日,日军诡称找人帮军官洗衣服,将6个妇女从难民营带走,她们白天洗衣服,晚上被轮奸,其中5人每晚被强奸10—20次,另一个年轻漂亮的每晚要被强奸40次左右。据金陵大学美籍教授贝德士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作证,南京沦陷后的六周内,日军制造的强奸案不下两万起。

抢劫和纵火。贝德士指出:日军在南京的“掠夺现在变成了由日军高级军官指挥的,有组织地对商店进行大面积的破坏”。贝德士的同事美籍教授史迈士告诉朋友们:“12月20日,费吴生和我傍晚开车前往城南地区,看见日军正在有组织地从店铺拿走剩余物品,装进军用卡车,然后再放火焚烧这些房屋。我们意识到这是蓄意毁掉这座城市,绝非偶然所为。” 1937年12月25日,美国政府得到信息:日军事实上侵入了除由外国人居住的每一栋建筑,系统地洗劫居民和商店,对滞留城中、包括难民营中的中国人进行大规模侵犯,不加区别地射击和杀戮。路透社南京战地记者莱斯利C·史密斯报告说:“……到处都出现了6到10人的日军小分队。他们摘掉联队徽章,进入家家户户进行抢劫。……日本兵什么都抢。他们对城市进行了有组织的、彻底的掠夺。在我离开南京的12月15日之前,据我和其他欧洲人所见,所有中国人的家无一例外,大部分欧洲人的家也都被日军抢劫一空。”

抢劫和纵火造成严重财产损失。南京国际救济委员会报告称:“南京31%的建筑被烧毁;店铺被烧毁的百分比更高;因军队在南京毁坏及抢劫所造成的直接损失达到了1亿元;靠近南京的主要公路沿线的农村地区几乎被洗劫一空,并陷入缺少种子、牲畜、劳力和工具的困境中,他们播种的粮食作物仅为平常年份的10%。”除了上述暴行,日军还在南京组织贩毒,开设慰安所,大量掠夺公私文物书籍,破坏环境等。作为当时“首善之区”的南京,在日军的蹂躏下,阴风惨惨,沦为人间地狱。

铁证如山,岂容翻案

日军通过制造南京大屠杀,企图摧毁中国人民的抗日意志,实现其征服中国的迷梦。但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历来具有不畏强暴、敢于压倒一切敌人而不被敌人所压倒的英雄气概。面对极其野蛮、极其残暴的日本侵略者,具有伟大爱国主义精神的中国人民没有屈服,而是凝聚起了同侵略者血战到底的空前斗志,坚定了抗日救国的必胜信念。在中国共产党号召和引领下,在全民族各种积极力量共同行动下,中华儿女同仇敌忾,视死如归,前仆后继,共御外敌,付出了伤亡3500万人的沉重代价,打败了日本侵略者,赢得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伟大胜利,也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作出了重大贡献。

战后,中国南京军事法庭和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南京大屠杀案分别进行了审理,贝德士、马吉、威尔逊、史迈士、费吴生、林查理、蒋公穀、陈福宝、梁廷芳、程瑞芳、伍长德等中外人士分别出庭作证或出具书证,受害者、加害者和中立者三方的证据,形成了无法反驳的证据链。松井石根和谷寿夫等元凶最终被绳之以法。当时的日本政府也在国际条约中承认了审判的结果。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对南京大屠杀这一铁证如山的事实,日本右翼不断提出挑战,企图通过否定南京大屠杀,否定东京正义审判等,进而否定全世界人民付出巨大牺牲获得的胜利成果,修正所谓的“自虐史观”,从而达到使日本成为“正常国家”的目的。

松井石根的秘书田中正明,把松井描绘成慈眉善目的虔诚佛教徒,说他热爱和平,不仅对南京大屠杀毫不知情,而且发布了严格的命令,保护南京的中外居民,并写作《“南京大屠杀”之虚构》,散布南京大屠杀不存在的谬论。右翼分子松村俊夫否定李秀英、夏淑琴的幸存者身份,污蔑其证言为伪造,说日军释放了战俘,还说以当时南京的人口和军人数字,屠杀30万没有可能。东中野修道罔顾事实,说战时国共双方均未记录南京大屠杀,纯属战后臆造,等等。日本内阁成员也一再“失言”,与右翼所谓学者交相鼓应,充分反映了日本右翼势力企图否认南京大屠杀历史的丑恶嘴脸。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历史不会因时代变迁而改变,事实也不会因巧舌抵赖而消失。南京大屠杀惨案铁证如山、不容篡改。任何人要否认南京大屠杀惨案这一事实,历史不会答应,30万无辜死难者的亡灵不会答应,13亿中国人民不会答应,世界上一切爱好和平与正义的人民都不会答应。”日本右翼否定历史史实的种种言行,已经遭到了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们的同声谴责和反对。

以史为鉴,面向未来

“昭昭前事,惕惕后人”,我们没有、也不会忘记南京大屠杀的屈辱历史,这是中华民族无法抹杀的国家记忆。南京大屠杀的受害者,不仅仅是南京手无寸铁的市民,还包括从苏州、无锡、常州、镇江、皖南等江南各地逃难来宁的难民;放下武器的中国军人,则来自广东、湖北、四川等中国各地。南京大屠杀受害者,也不仅仅是中国人,也包括在南京从事人道救援工作的欧美人士等。历史走到今天,我们举行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不仅祭奠那些在南京大屠杀中的受害者,也祭奠所有在日本侵华战争中的受害者。这一段超越时间、世代和国界的战争记忆,体现了中国人民以史为鉴,与全世界人民携手维护和平的决心和诚意,相关档案2015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记忆名录》,成为全世界最宝贵的历史记忆资料。

记住历史不是为了激起仇恨,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们不应因一个民族中有少数军国主义分子发起侵略战争就仇视这个民族,战争的罪责在少数军国主义分子而不在人民,但人们任何时候都不应忘记侵略者所犯下的严重罪行。”我们牢记南京大屠杀的血泪历史,并不像日本右翼分子胡说的那样是为了煽动针对日本人民的狭隘民族主义,而是为了牢记和平之来之不易,警惕一切为军国主义巧舌辩护的右翼言行。

记住历史也是为了更好地走向未来。日军在南京的大屠杀,激发了中国人民与日本军国主义势力战斗到底的决心,也为日本军国主义的最后失败埋下了祸根。因为占领南京而得意洋洋的日本军国主义分子,很多人后来参与了太平洋战争,不仅自己葬身于世界人民反法西斯战争的汪洋大海,而且也把日本拖入无条件投降的境地。历史教训极其深刻,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首次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上所说的:“历史告诉我们,和平是需要争取的,和平是需要维护的。”中国人民的奋斗,不仅是为了赢得中国的独立和自由,而且也帮助了日本人民。“中日两国人民应该世代友好下去,以史为鉴、面向未来,共同为人类和平作出贡献。”

(作者:南京大学历史学院院长,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史研究会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