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3日
[本篇访问: 273]
梁莹:探索社会组织健康发展路径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加强社会治理制度建设,完善党委领导、政府负责、社会协同、公众参与、法治保障的社会治理体制,提高社会治理社会化、法治化、智能化、专业化水平。

  受访学者认为,在当前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过程中,社会组织对于促进政府职能转变、提升社会现代化治理水平具有重要作用。要明确社会组织在社会治理中的分工和业务范围;充分发挥社会组织沟通政府与社会的“中介”作用,有效应对社会治理难题。

  沟通政府和社会的“桥梁”

  社会组织通过灵活的体制和全方位的服务,能够整合社会各种资源,有利于满足广大人民群众的多元化需求。南京大学社会学院教授梁莹表示,在“新时代”的社会治理过程中,社会组织的加盟具有极高的价值。首先,有利于推动多核同心善治的社会治理新模式的形成。政府和社会组织和谐共生,根本上是为了给基层群众的真实需求提供更全面与切实的保障,同时也使社会组织自身的灵活性和较强的适应性等优势得以发挥。其次,丰富了社会治理工作的方式。社会组织扎根基层,能够通过更柔和的方式了解民情民意、服务基层群众。

  厦门大学公共事务学院教授朱冬亮认为,提高公众的参与度能够创新社会治理,真正打造形成“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社会组织的加入有利于提高公众的社会治理参与度,广大民众可以通过各类社团与中介组织,把愿望和诉求转达给有关部门,有利于促进经济社会协调发展。民众通过参与相关的行业培训,可以提供更多的服务产品,扩大就业渠道,减少市场交易成本,提高社会资源的配置效率。此外,还有利于缓解社会压力,在增进社会和谐与社会福利方面提供支持。

  在南京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教授白友涛看来,社会组织可以更好地反映社会诉求,链接更多资源,为解决社会问题提供多样化方案。

  正视发展困境

当前,我国社会组织有了一定程度的发展,但还存在一些不足。“社会信任不足,社会资源不足,专业化水平不足,专业人才不足,参与通道不足,监管与促进的手段不足。”白友涛将我国社会组织所处的困境概括为“六个不足”。

朱冬亮认为,造成上述困境的原因有以下三方面。首先,社会组织发展水平与现代社会治理需求不相适应。我国社会组织发展速度加快,但发展质量良莠不齐,专业人员严重短缺,参与人员的社会地位也有待提高。其次,社会组织管理的体制机制不畅。社会组织存在定位不清晰问题;同时,社会组织承接的社会公共服务量化、考核等标准不明晰。最后,社会组织缺乏有效监管。我国缺乏相应的社会组织规范制度,有的社会组织运作管理不规范,财务不透明,公信力大受影响。

在梁莹看来,现阶段社会组织参与社会治理的程度,与当前我国社会发展的阶段性要求尚存差距。究其原因,她表示,从外部环境来看,当下社会组织自身造血能力不足,社会组织的发展与壮大更多地依赖政府扶持;在社会治理的多重服务领域,行政管理色彩浓郁。从社会组织自身的角度来看,社会组织的发展仍处于摸索阶段,一些社会组织成长发育不足,缺少相应的组织内部管理制度和运行机制,难以承担社会治理过程中其应当承担的社会责任,致使社会参与能力不足。

增强发展活力

面对现实问题,如何因时、因地找到解决方法,从而更好地发挥社会组织服务性的本质作用,对于促进社会的健康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的意义。

朱冬亮认为,一要落实“共建”精神,加大社会组织培育力度。引导民间社会组织孵化机构,设立社会组织孵化基地;鼓励高校和社会组织合作,建立产学研的社会组织培育制度,并给予相应的政策优惠。二要贯彻“共治共享”理念,提高社会组织参与社会共治的水平。同时,强化监管,尤其是加强对公益性、服务性社会组织的监管,重点是对社会组织的财务尤其是接受公共捐助的社会公益组织进行监管;营造良好的社会环境,调动更多的社会力量参与社会组织培育建设工作。

在梁莹看来,探索社会组织参与社会治理的路径应以打造外部友好环境为切入点,以提升社会组织自身的发展水平为根本点,促进政府与社会组织之间的良性互动和通力合作。社会组织要增强自身的造血能力,建立健全组织内部管理机制与运行模式。在组织内部搭建畅通的信息交流平台,加强对社会组织内部运行的监督与管理,完善组织内部员工的民主评议、评估公示等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