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2日
[本篇访问: 387]
杨新:建立“国防教育学”学科对策建议

国防教育学学科是开展全民国防教育和学校国防教育的重要支撑,为探索国防教育特点规律提供理论指导和方法依据。我国高校普遍开展大学生军训和军事理论课程教学30余年来,高校国防教育向着体系化、正规化、制度化的方向发展。在国防教育实践中,学界虽然广泛深入地研究了国防教育基本理论、总结了国防教育实践经验,但尚未建立国防教育学这一学科。本文探讨了建立国防教育学学科的战略意义、现实依据,并提出若干对策建议,以期推动和促进国防教育学学科加速建立。
战略意义:维护国家安全的基础性工程
进入21世纪以来,我国国家安全仍然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军事安全、太空安全、网络安全、海洋安全、恐怖主义等,始终对国家安全构成重大威胁。要切实维护国家安全,必须加强全民国防教育,提高全民国防意识与国家安全意识,提高全民国防行为能力。当前,我国全民国防意识与国家安全意识、国防行为能力与维护国家安全需要不相适应问题日益突出,加强全民国防教育成为维护我国国家安全的战略选择。
开展全民国防教育。我国的《国防法》《国防教育法》规定了全民国防教育的相关法律问题。我国全民国防教育广泛开展,为维护国家安全作出了重大贡献。但我们也应当承认我国全民国防教育与维护国家安全的需求不适应、与发达国家的国防教育有较大差距的现实。我国国防教育有自身的特点和规律、有自身的独特实践和传统,我国要走出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国防教育道路,更需要科学的国防教育理论来引领,因而有必要加速建立国防教育学学科。
探索国防教育规律。新世纪新阶段,国防教育学的发展目标是:深化国防教育理论研究层次;拓展国防教育理论研究领域;构建包括基础理论、应用理论、史学理论、发展理论在内的完整的国防教育学学科体系。探索我国国防教育实践规律,加强国防教育理论指导,必须以加速建立国防教育学学科为重要前提,以科学探索国防教育规律与运用国防教育规律为支撑。
解决学校国防教育难题。长期以来由于缺乏学科的支撑,我国的学校国防教育长期处于摸索阶段,许多现实问题难以解决:如学生军训和军事理论课程的学科属性问题、课程建设问题、体制机制问题、教师队伍定位与成长问题、职称评定问题、教学保障问题等,这些问题都不是单纯依靠法规和政策所能够解决的问题。如果建立了国防教育学学科,就能够按照学科教育的特点规律来科学解决学校国防教育的体制机制等问题。

现实依据:学科发展与国家安全需求相适应
建立一个学科,必须具备一定的现实依据。当前,建立国防教育学学科已经兼具了内外在条件。就学科自身条件而言:1.有丰厚的理论基础。建立国防教育学学科,无疑应当以军事学、教育学和其他社会科学的学科理论为支撑。这些学科在我国已经形成比较完备的学科体系,能够为国防教育学学科建立提供理论基础。2.有独立的研究对象。国防教育学学科研究的对象即国防教育实践活动及其特点规律。3.有自己独特的研究方法。4.有自身的应用价值。国防教育学学科理论研究,是国防教育实践活动的理论指南。对国防教育实践活动特点规律的研究与探索,对于开展国防教育的指导价值,是其他学科理论无法代替的。5.有稳定的研究队伍。我国开展学校国防教育数十年来,已经建立了一支庞大的教学与研究队伍。这支队伍以军队及军校科研工作者为基础,以高校军事教师为主体,以国防教育工作者为补充。
就国防教育学学科外在条件而言:1.党和政府高度重视。我国国防教育有长足的发展,主要是党和政府高度重视的原因。随着国防教育理论研究和实践的进一步深入,学科建立问题必将提到议事日程上来,成为推动学科发展的重要动力。2.学校国防教育实践对国防教育理论的需求增长。我国学校国防教育,经过了30余年长期探索,现今已经进入到了需要理论支撑的阶段。实践的需求、理论上的探索,使得国防教育学学科建立已经呼之欲出。3.国家相关法律定位的内在要求。我国《宪法》《兵役法》《国防法》《国防教育法》等都对国防教育进行了全方位的规定。相关法律要求国防教育工作者要探索国防教育规律,科学开展国防教育。因此,建立国防教育学学科是法律规定的题中之义。4.国防教育理论探索升华的必然要求。我国国防教育学学科理论要进一步上升为系统的科学理论,还需要国防教育学学科来统领。这种需求必然要求加速建立国防教育学学科,使广大国防教育工作者以国防教育学学科旗帜为方向,使国防教育理论探索成为系统的、科学的学科理论,指导我国全民国防教育尤其是普通高校的国防教育。

对策建议:以系统思维推动学科建设
建立国防教育学学科是一项系统性工程,各方面必须提高认识,凝聚共识,加强顶层设计,才能推动国防教育学学科又好又快地发展。
一是提高思想认识。党和国家各级教育主管部门、军队不能把观念停留于国防教育就是搞学生军训、搞军事理论教学、搞国防教育活动和讲座的认识层次上,要把国防教育作为一个维护国家安全、培养社会主义建设者和保卫者、发挥育人功能和国防功能的系统性战略工程来对待。建立国防教育学学科是这一战略工程的基础性工程。普通高校和军队院校,要把建立国防教育学学科和发展这一学科,作为自己的重要使命来认识和践行。尤其是普通高校,应普遍设立国防教育学学科,开展理论研究,推动国防教育实践深入发展。军队院校和普通高校应当建立合理的机制,联合培养国防教育学学科硕士和博士研究生,为推动国防教育学学科发展培养高层次教学与科研人才。
二是加强顶层设计。相关部门应组织专家学者广泛调研、深入论证,对如何加强国防教育学学科建设,做好顶层设计和战略规划,使国防教育学学科建立有章可循。就科学设计国防教育学学科体系而言,笔者认为,国防教育学的定义应该表述为:国防教育学,是运用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国防教育的一般现象,揭示其本质和规律,并用于指导国防教育实践的科学;是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学与军事学的交叉学科,从属于马克思主义理论和教育学。因此,从国防教育学知识体系结构来看,国防教育学学科理论体系和研究的内容主要包括:国防教育法规和方针政策、基础理论、技术理论、应用理论四个部分的知识体系。
三是理顺国防教育体制。1.建立垂直的国防教育领导机构。如在国家安全委员会或国防动员委员会下设立国家国防教育领导办公室,教育部设立国防教育司,省、市、县教育领导机构中设立国防教育处(科)。设立垂直领导机构,便于统一领导和管理国防教育工作。2.在有条件的普通高校设立国防教育学院,在其他院校设立国防教育教研室。设立国防教育学院,可以把高校人武部、军事教研室、国防生选培办等部门整合到一起。另外还可以建立专门的国防教育研究所,加强国防教育学学科理论研究。3.普通高校应当在建立国防教育学学科的基础上,明确国防教育学理论教学目标、课程建设目标、师资队伍建设目标,建立经费保障等相关保障制度。4.理清普通高校国防教育与思政教育、马列原理教育的关系,充分发挥国防教育维护国家安全及综合育人的独特功能。
四是加强学科队伍建设。1.科学定位普通高校国防教育师资队伍的地位、作用,建立稳定的、高素质的、专业化的国防教育师资队伍。2.加强国防教育研究生培养,为高校输送高素质的师资力量。3.加强国防教育教师职业培养。目前许多省、直辖市都有各种形式的军事教师培训,应当继续加强并探索新的培训方式,不断提高专业教师队伍的教学能力和研究能力。4.改变国防教育教师职称评定方式。目前,高校军事教师职称评定没有自己的学科依托,一般是挂靠在教育学、思政、马列或体育等学科进行评定,不利于培养专业化的国防教育教师队伍。应当在建立国防教育学科的基础上,有自己的职称评定序列及评定标准。
五是加强科研保障。1.各级部门和学校,应当予以国防教育学这一新兴学科科研制度和经费保障方面的倾斜。譬如社科课题中增加专门的研究课题;提供专门的科研经费。2.规定主要核心期刊开辟国防教育学理论专栏;开办国防教育学的核心期刊和一般期刊。3.教育部和各省及直辖市定期举办国防教育学术研讨会。4.提供军地融合的多途径国防教育教师培训、进修渠道。5.短期内适当降低国防教育专职教师职称评定的条件。随着国防教育学学科建设的推进,再逐步提高条件。6.建立国家、省市级国防教育专家师资库,扩大一线国防教育工作者比例。

(作者单位:南京大学军事教研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