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3日
[本篇访问: 873]
朱锋:全球性“朝鲜敌对”浪潮形成,朝鲜还能撑多久?

世界政治中的“朝鲜议题”和应对的方式选择,今年以来已经出现了决定性的变化。我们需要问的问题,已经不再是朝鲜是否能够挺得住联合国制裁压力,而是在目前针对朝鲜的全球性制裁和施压的浪潮面前,朝鲜究竟还能撑多久?

( 摄影)

(资料图)

朝鲜2017年9月3日的核试验震惊了世界。

这一核试验的爆炸当量达到了16万吨TNT,其爆炸威力超过了朝鲜2006年首次核爆炸以来的前五次核试验爆炸当量的总和。而且,没有迹象表明这不是一枚朝鲜口中所声称的“氢弹”。

朝鲜罔顾联合国安理会决议、接二连三地进行导弹试验和核试验决定性地转变了朝核问题在当代世界政治中的“问题性质”,朝鲜的核、导开发已经上升为“全球性威胁”(global threat)。欧洲国家开始积极介入朝核问题进程。9月3日之后,欧亚美三方领导人频繁进行电话沟通,国际社会出现了决心打破朝核僵局、阻止朝鲜核导开发前所未有的迫切性。在这样的现实面前,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制裁朝鲜新的2375号决议,已经不再是简单的对朝施压,而是成为了解决朝核问题的国际合作与努力的重要方向。

朝鲜90%对外贸易总额将被“刀斩”

9月11日,联合国安理会一致通过了制裁朝鲜的第2375号决议。这已经是联合国安理会自2006年以来第9次通过制裁朝鲜的决议。这份新的安理会决议就对朝制裁的严厉程度来说,再次创造了“历史新高”。

首先,2375号决议禁止朝鲜出口纺织品。这是安理会历次对朝制裁决议中第一次涉及全面禁止朝鲜的纺织品出口。纺织品是朝鲜仅次于煤炭的第二大出口项目,过去三年,朝鲜每年可以从纺织品出口贸易中获得平均7.62亿美元的收入。全面禁止朝鲜纺织品进出口,将会是继2331号决议全面禁止朝鲜煤炭出口和金属矿产品出口之后,新的严厉打击朝鲜进出口贸易能力的行动。

其次,2375号决议全面禁止向朝鲜出口凝析油料和液化天然气,冻结朝鲜成品油的每年进口水平,规定其每年只能进口200万捅;将朝鲜可以合法进口的原油数量冻结在现有水平。目前朝鲜每年进口450万捅成品油和400万桶原油。2375号决议的这一制裁规定,按照美国常驻联合国大使哈利的说法,将使得朝鲜每年进口的成品油和原油减少30%。

第三、2375号决议没有完全限制朝鲜的海外劳工,但明令禁止朝鲜的海外劳工向朝鲜境内汇寄海外务工收入。根据联合国有关机构的估计,朝鲜政府派遣出口的劳工总数达到9.3万人,每年可以向朝鲜境内汇寄务工收入5亿美元。2375号决议的这一规定,将大大限制和压缩平壤政府可以继续通过有组织地派遣朝鲜劳工海外务工可以获得的收入。

第四,2375号决议要求联合国成员国加强对朝鲜的船只进行监控、检查和查扣,规定各国一旦发现朝鲜进出境船只运载有安理会决议禁止的违禁品,完全可以在公海上进行拦截。但决议并没有授权联合国成员国可以动用军事力量强行登临朝鲜船只来进行检查。

联合国安理会2375号决议是一个平衡的方案。一方面,决议的内容体现了国际社会对朝鲜罔顾安理会历次决议要求、继续疯狂进行核试验的坚定回击。另一方面,决议通过的文本和美国最初提出的制裁草案还是有了显著的调整。例如,决议并没有决定彻底执行对朝鲜的石油禁运,也没有采纳冻结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海外资产、并将他列入禁止国际旅行“黑名单”的最初动议。决议也没有采纳美国最初设想的全面禁止其他国家雇用朝鲜海外劳工的动议,最终允许其他国家基于人道主义理由在必要情况下雇用朝鲜籍劳工。此外,2375号决议也不适用于劳动合同在本轮制裁通过前已经生效的朝鲜劳工。

尽管如此,2375号决议继续严厉打击朝鲜经济,实质性地萎缩朝鲜的海外资金来源。2375号决议实施之后,朝鲜对外贸易总额的90%将被“刀斩”。

严厉的国际制裁会压服朝鲜吗?

联合国安理会的新决议尽管将对朝制裁推进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严厉程度,寄希望于制裁迅速产生对朝实质性影响的想法恐怕也不现实。然而,只要朝鲜继续进行中长程导弹试验和核试验,联合国安理会的制裁行动将会持续升级。2375号决议非常明确地提出:“如果朝鲜继续罔顾国际社会要求朝鲜停止核武器与导弹武器开发的要求,联合国安理会将继续采取行动,不断追加对朝鲜的制裁”。2375号决议的这一立场,表达了国际社会继续全力对朝施压的决心。

综合9项安理会对朝制裁决议的内容来看,系列对朝决议案确实已经开创了联合国成立72年以来对一个成员国所实施过的最为严厉、全面和苛刻的历史记录。2270号决议、2331号决议、2375号决议直接造成朝鲜损失90%对外贸易,朝鲜对外金融往来已经全部切断,众多朝鲜船只被限制在国际靠港或者停泊,朝鲜海外劳工输出和经营活动受到严厉限制,海外务工人员收入不准汇回国内,朝鲜军政体制内负责为金正恩政权筹划资金和货品运送的机构和个人几乎都被列入了国际“黑名单”。在这样的制裁力度面前,平壤究竟如何维持其国民经济,已经被打上了巨大的问号。

然而,朝鲜是一个特殊体制的国家。换了任何一个其他国家,在这样严厉的国际制裁、压力和孤立面前,要么已经妥协、要么出现了内乱。但可以肯定的是,朝鲜仍然能够将在这样严厉的国际制裁压力下继续维持现有状态和政策。1994年-1996年,朝鲜遭受严重的“天灾人祸”,经历了至少上百万人被饿死和病死的“苦难行军”,还是挺了过来;从1992年到现在的25年间,国际社会也不断有人断言朝鲜将迟早崩溃,朝鲜还是熬过来了。然而,今天朝鲜在如此苛刻的国际制裁压力下究竟还能挺过久?这个问题确实需要新的思考。

首先,今年来国际社会对朝鲜的制裁不仅仅是联合国安理会实施的,西方国家对朝鲜的单独制裁更在不断加大筹码。日本早已经禁止旅日朝侨向朝鲜汇寄款项并宣布了单独制裁计划,美国在动用自己的金融和贸易大棒推行对朝“次级制裁”方案,不断加码惩罚和朝鲜依然还有安理会禁止交易活动的其他国家的公司和个人。除了俄罗斯之外,欧洲国家停止了和朝鲜的所有贸易往来,并大规模压缩和禁止朝鲜在欧洲驻在国的经营活动。德国在2016年底直接关闭了朝鲜驻德国使馆利用富裕使馆设施开办的青年旅社。继墨西哥宣布驱逐朝鲜大使之后,南美的秘鲁近日也宣布驱逐朝鲜大使。原来一度对朝鲜最友善国家之一的马来西亚,在2017年2月13日金正男被暗杀事件爆发后,关闭了朝鲜驻吉隆坡使馆。朝鲜的海外外交使领馆网络前所未有地萎缩。朝鲜在海外的外交官在朝鲜对外经贸活动、特别是朝鲜海外“地下经济”活动中常常扮演重要角色。海外外交人员范围和数量遭受重大限制,同样也直接打击了朝鲜经济。

其次,在朝鲜挑衅性的核试验和导弹试验的冲击下,国际社会对朝鲜的不满和对朝鲜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担忧,正在演变为各种形式的对朝敌对行动,朝鲜即便正常的对外经济联系,也在遭受重创。2017年4月,贸易额在朝鲜近年来对外贸易总额中排名第三位的印度,宣布终止和朝鲜的贸易关系。9月6日,菲律宾也宣布停止和朝鲜的一切经济交易,俄罗斯2017年5月才开通的朝鲜货客轮“万景峰号”在海参崴与朝鲜之间的定期航班也被暂停。再加上中国商务部、人民银行等政府机构连续公布的坚定执行联合国安理会决议内容的政策声明,这一势头如果继续扩大,即便涉及朝鲜民众日常民生的海外经济活动并未被安理会决议案禁止,朝鲜也将面临对外经济交往全面走向枯竭的巨大窘境。

第三、对维护和推进联合国安理会系统、全面、彻底地对朝制裁行动的国际执法力量也在不断加强,对朝制裁原先存在的各种漏洞,由于国际社会反对朝鲜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的空前重视,也正在得到前所未有的严格防堵和控制。联合国安理会监督朝鲜制裁委员会近期发表报告,拿出数据和证据,指责朝鲜近年违背安理会制裁决议、“非法出口”近2亿美元的商品。美国中央情报局、驻韩美军司令部、以及美国的众多盟友,专门成立了“应对朝鲜特别机构”。韩国和日本在2016年12月签署了韩日涉朝情报交流协定。涉及朝鲜经济、金融、非法武器出口、人员海外活动等一举一动的国际监视和情报交流,达到了前所未有的严厉程度。

正如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决议通过后的记者会上表示,“朝鲜不顾国际社会普遍反对,再次进行核试验,严重违反联合国安理会决议。中方赞同安理会就此采取必要措施。”9月11日,安理会一致通过第2375号决议,反映了安理会成员维护半岛及地区和平稳定、推进半岛无核化进程及维护国际核不扩散体系的一致立场。决议同时重申维护朝鲜半岛和东北亚和平与稳定,呼吁以外交和政治方式和平解决问题,支持恢复六方会谈,并且强调有关各方应当采取措施降低半岛紧张局势等。中方希望第2375号决议的内容得到全面、完整执行。

从1992年朝核问题开始浮出水面,国际社会对朝鲜的施压、监视、制裁和防范的严肃程度,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广泛和严厉。世界政治中的“朝鲜议题”和应对的方式选择,尤其是今年以来已经出现了决定性的变化。今天,我们需要问的问题,已经不再是朝鲜是否能够挺得住联合国制裁压力,而是在目前针对朝鲜的全球性制裁和施压浪潮面前,朝鲜究竟还能撑多久。

制裁与对话双管齐下才能打破朝核僵局

2011年12月末上台的朝鲜金正恩政权,似乎从一开始就下定决心走“拥核自重”的道路。朝鲜领导人对核武器和导弹开发的痴迷与执着,远远超过了以往的朝鲜政府。从2012年3月到现在的5年半时间内,朝鲜进行了4次核试验,超过85次导弹试射,以令人惊讶的速度开发出“火星14”等洲际导弹和多款KN系列的中长程导弹。

这5年半的时间内,包括中国在内的国际社会低估了朝鲜金正恩政权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系统开发中的疯狂性,低估了平壤不惜一切代价想要通过拥有可以打击美国本土和美国驻关岛、驻日基地的核导弹的冒险性,同样低估了金正恩政权核、导开发冒险行动背后有可能给地区和世界带来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现实威胁。尽管朝鲜核导开发有朝鲜半岛始终未能解决的冷战因素,美国在半岛的大规模驻军和长期对朝鲜的敌视行动,也是朝鲜不顾一切进行核导开发的重要原因。但朝鲜政权罔顾民生、置国际核不扩散规则于不顾、不惜以火中取粟的“战争边缘政策”来获取远程核打击能力的做法,加剧了东亚区域安全的紧张、恶化了事关千万人生命的核安全,让朝鲜半岛军事冲突的前景居高不下。朝核问题拖的时间越长、国际社会越是缺乏应对朝核威胁的团结与决心,亚太区域安全的脆弱性越明显。韩国部署萨德导弹防御系统,挑战了中国与俄罗斯战略安全,必然遭到中俄等国的坚决反对。但萨德部署本身,就是朝核问题长期僵局难以打破而产生的一枚“苦果”。

2017年朝核危机再度攀升的事实已经证明,中国局限于“劝和促谈”的角色定位,已经无法遏制金正恩政权的疯狂挑衅。朝鲜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开发,实质性地损害了中国的安全利益,并将中国东北地区笼罩在朝鲜核开发有可能产生灾难性结果的阴影之中。朝核问题的严峻性不容低估,维护半岛局势的“不核、不战、不乱”是中国坚持不懈的基本方针。“以压促谈”、“压、谈结合”是应对朝核危机新局势合理与必要的选择。

未来朝核半岛局势的演变,一是取决于朝鲜能够在多大程度上意识到目前国际制裁的严肃性,能够拿出决断“改弦更张”,避免在错误的核对抗道路上继续走下去。否则,国际制裁早晚会走到对朝鲜“断油”的这一步;二是美国需要及时释放对话的信息,真正将与朝鲜政权的对话作为稳定和管控朝核局势的一部分。中国外交部部长王毅9月7日明确表示,“我们认为制裁施压只是解决半岛问题的‘半把钥匙’,而另外‘半把钥匙’则是对话谈判。只有把两者合二为一,才能真正打开半岛核问题之锁。”三是中美两国应该积极加强朝核问题的沟通与协调。管控朝核危机,更需要管控中美关系;解决朝核困扰,说到底,取决于中美两国能否真正推进战略合作。

国际社会对朝鲜采取的任何新的举动,都应当在立足于遏阻其核导开发的同时,有助于推动尽快地重启对话谈判。正如王毅部长指出的,“这两方面的努力不能偏废,和平解决的方向不应逆转,实现半岛无核化的目标不可动摇。我们期待安理会各成员保持团结,形成共识,发出一致的声音。”联合国安理会2375号决议同样清晰地表达了“中国声音”。

(作者为南京大学中国南海研究协同创新中心执行主任、南京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编辑 袁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