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3日
[本篇访问: 262]
刘志彪:全球价值链——诠释全球经济增长新机制

习近平总书记在金砖厦门峰会上的主旨演讲,三次提到构建、培育、重塑全球价值链的问题。为什么如此强调这一经济学范畴?这既与金砖厦门峰会的使命任务有关,更与全球价值链这一概念契合金砖国家发展、合作、共赢的主旨有直接关系。

全球价值链是指在经济全球化中,为了更好地满足消费者或用户实现价值最大化的要求,通过全球性企业的网络组织,把分散于全球各个价值环节的活动进行有效的链接和整合,即用某种治理机制对位于各个国家的设计、产品开发、生产制造、营销、交货、消费、售后服务、循环利用等各种增值活动进行机制化连接,并把所实现的价值对其中的所有参与者按一定原则进行分配。如iPhone手机的全球价值链:研发设计的龙头是苹果公司,零部件中基带芯片处理器、RF收发器、基带芯片电源IC由美国高通公司提供,WIFI套片、GPS、触控芯片由美国博通公司提供,影像传感芯片CCD由日本SONY提供,显示面板由日本夏普公司提供,韩国三星则为苹果提供内存DRAM,而我国的富士康为苹果设备提供组装代工业务,台积电则为苹果提供晶圆制造、封测服务。以富士康为例的组装工厂虽是苹果全球价值链中不可分割的一个环节,但是只能拿到微薄的代工费用。显然,全球价值链可以用来描述当今世界各国在经济全球化中的产业分工、经济合作、企业联系、关系治理和价值分配等一系列现象和行为。金砖国家之间以及“金砖国家+”之间的经济关系,用全球价值链概念来描述,是非常恰当的。

习近平总书记讲话的主基调,是强调在当今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文化多样化、社会信息化深入发展的条件下,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你输我赢的零和游戏,不再符合时代发展的基本逻辑,而和平、发展、合作、共赢才是各国人民真正的需要。为了实现这一目的和要求,在当今发达国家逆全球化浪潮的态势下,金砖国家要共同致力于全球治理体系的新构建,重塑全球分工体系,依靠和利用全球价值链这一工具和途径,实现全球新一轮高水平开放发展。

众所周知,过去,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消费国和高技术工业国,在其主导的全球价值链分工结构中,获得大量主要来自于发展中国家供应商的物美价廉的商品和服务,同时其生产的技术和设备等,则获得了来自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市场需求的巨大支持,因而取得了具体的、巨大的实际利益。但是,这一分工结构是不可持续的,存在巨大的不稳定性。一是西方发达国家长期占据价值链高端,获取巨大的附加值增值,而发展中国家长期处于全球价值链的低端环节,严重影响产业升级。二是这一分工秩序会导致发展中国家出现严重的产能过剩问题。以中国的情况来说,这种经济全球化模式在刺激中国大量生产的同时,也变相鼓励了美国等西方国家过度消费。中国作为全球越来越大、影响越来越重要的经济体,不能过度面向西方国家出口导向,不断成长中的巨大的国内需求为经济增长提供着源源不断的动力。

进行产业升级,以避免长期在西方国家主导的全球价值链中进行国际代工和出口导向,是中国经济发展的内在要求。一些发达国家认为自己在全球化中利益受损,其经济政策内顾倾向加重,贸易保护主义、贸易战的阴霾笼罩世界的上空,“逆全球化”思潮暗流涌动。这种风潮显然会阻碍全球生产要素在各国各地区之间自由流动,阻碍资源在全球范围的优化配置和使用,从而阻碍全球福利进一步增加。

在2016年G20杭州峰会上,习近平总书记认为,经济全球化背景下各经济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应该争取通过宏观经济政策协调,放大正面联动效应,防止和减少负面外溢效应。为此,他提出了以“命运共同体”理念重构全球治理的命题,以此引导经济全球化进程向着更加包容普惠的方向发展;要奉行互利共赢的开放战略,中国愿为国际社会提供更多公共产品。其中,“一带一路”倡议,就是旨在同沿线各国分享中国发展机遇,实现共同繁荣。

可以肯定的是,未来世界经济的调整和发展会有曲折,但经济全球化进程不会改变。中国的全球化进程,目前至少已经出现了以下几个明显的趋势:(1)出口商品为主可能变为输出资本带动商品就地销售;(2)吸收外资可能变为主要吸收先进技术和高级人才;(3)利用别人的市场扩张经济可能变为利用自己的市场扩张经济;(4)以科技园区优惠政策吸收外商直接投资,可能变为向技术人员提供先进的制度平台和硬件载体。崛起的中国会以“命运共同体”理念重构全球价值链,形成自己独到的全球化战略体系,包括一套完整的战略理念、模式、体制和举措等等。

过去中国实施的嵌入全球价值链进行出口导向发展战略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至今新的全球化战略正在形成。2016年1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亚太经合组织工商领导人峰会上说,新一轮科技和产业革命正孕育兴起,国际分工体系加速演变,全球价值链深度重塑,这些都给经济全球化赋予新的涵义。未来,随着全球贸易和世界经济重振,一个更加开放、包容、协调的全球治理机制和规则体系将会建立。在 G20 安塔利亚峰会上,各成员国所倡导的建设包容的全球价值链,就是为了构建这种新型的全球价值链治理体系。对于有担当、负责任的中国政策决策机制来说,包容的全球价值链就是要主动构建全球经济增长结构均衡的新机制,就是要构建基于内需的经济全球化的新战略。

这次习近平总书记在金砖厦门峰会上的主旨演讲中,指出要全面深化金砖国家之间的伙伴关系,开启金砖合作第二个“金色十年”,致力于推进经济务实合作,致力于加强发展战略对接,推动国际秩序朝更加公正合理方向发展。这个讲话精神,在以下三种具体的意义上,使用“全球价值链”这一重要的经济学概念,诠释了未来金砖国家甚至全球经济增长新机制。

一是作为共同探索经济创新增长之道、实现联动发展的工具和途径。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们应该共同探索经济创新增长之道,加强宏观政策协调和发展战略对接,发挥产业结构和资源禀赋互补优势,培育利益共享的价值链和大市场,形成联动发展格局”。这至少说明,未来金砖国家的发展格局,一是可以进一步加强宏观政策的协调和发展战略的对接,如《金砖国家领导人厦门宣言》强调的那样,要通过加强贸易投资合作,来释放金砖国家经济潜力;二是可以以各自的比较优势切入利益共享的价值链,发挥各自产业结构和要素禀赋的互补性,扩展贸易投资合作机制和范围,加强金砖国家经济互补性和多样性;三是可以共同探索经济创新增长之道,逐步提升各国在全球价值链中的地位。

二是作为进一步开放发展、实现全球再平衡的工具和途径。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我们应该推动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促进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合力打造新的全球价值链,实现经济全球化再平衡,使之惠及各国人民”。如上所述,过去的全球价值链是发展中国家生产,西方发达国家消费。未来新的全球价值链的构建,要有利于这一结构的调整。一是在“一带一路”倡议下,建立中国主导的全球价值链,输出我国丰富的资本和产能;二是建设更高水平的开放型经济新体系,建立内需主导的全球价值链,吸收全球的高级生产要素尤其是人才和技术,为我国发展创新驱动型经济服务;三是以“命运共同体”理念重构全球治理,重点是通过进一步的国内开放和相互开放,促进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降低新一轮经济全球化的成本。

三是作为建立更加均衡普惠的治理模式和规则、实现包容性发展的工具和途径。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们要合力引导好经济全球化走向,提供更多先进理念和公共产品,推动建立更加均衡普惠的治理模式和规则,促进国际分工体系和全球价值链优化重塑”。全球价值链的培育和重构,表面上是产业活动环节在全球重新配置,其实是新的全球化理念、战略的实施,是全球跨国企业的重新布局。为了顺利实现这一进程,需要我们为新的全球化提供更多先进理念和公共产品,建立更能反映当前世界经济版图、更加包容的全球经济治理架构,增加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的发言权和代表性。

(作者刘志彪系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江苏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院长、南京大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