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2日
[本篇访问: 814]
李跃华:城市空间的非资本正义

中国聚焦

最近,读了美国著名马克思主义地理学者大卫·哈维(David Harvey)的《叛逆的城市:从城市权利到城市革命》一书,感觉在当下畅谈城市化的氛围中,难得有这样另类清醒思维,他指出城市化要为大众服务,而不仅是部分精英人士。

哈维在此书中提出了“共享”概念,此“共享”非当下中国市场中热闹的“共享”经济,此“共享”是非盈利的,希望社会大众共享城市资源;彼“共享”是以盈利为目的的商业行为。

在这本书里,哈维分两部分展开论述:一部分是城市权利,指出创造和维持城市的人,并不能完整享受到城市权利;第二部分是本书主题,意即面对城市发展与城市中人权利脱节时,我们应该怎么办,他指出要城市革命,意即要赋予城市中人同等的权利,而不是我创造了它,而它不属于我。

其实,哈维在本书中讲述的问题,在全球范围内正在发生着。美国的“占领华尔街”,英国伦敦的街头运动,等等,都是城市中下阶层对未能享有他们创造的城市所带来的权利而发出愤怒。他的这个问题,对中国当下推进城市化转型也有着重要启示意义,意即城市是为大众服务,而不仅仅是为国内生产总值(GDP)服务,也不只是为精英人士服务。这样的城市化,才有意义,也才能得到更多群众支持和认同。新加坡是这样意义的正面案例,两极差距小,民众享有城市权利差别不大。

当今世界,尤其是中国,关于城市化、经营城市、城市规划等话题非常时髦,他们把城市当成主体,认为城市的发展即是经济效益的不断扩大和城市GDP的增长。但所有这些论调都恰恰忽视了一个最根本的主题——人。当城市的发展只见大楼,而不见人的时候,这样的城市发展还有何意义?

世人皆知马克思,却很少有人知道马克思思想的真谛是什么?马克思强烈的批判精神源自他深刻的人文关怀,而这希望是国家和城市发展的指导思想。尤其是对当下城市化进入关键发展期的中国来说,应该不忘初心,坚持发展为了人民这一根本宗旨,这样,国家和城市的发展才会得到更多人民的用户和支持,也才是有意义的增长。

之前听说哈维是作为马克思主义地理学者而出名,对马克思主义和地理学结合起来,并没有彻底了解。看了他的书之后,才明白其实城市空间的分布,其实背后蕴藏着经济、政治力量的博弈。在西方欧美城市里,更多的体现为资本的力量,这也是西方城市学发展的主流。

中国最近发生的故事,恰恰说明了中国不同于西方欧美国家的地方。万达的房地产转型,政府对保险公司无序发展的整顿,这些故事,凸显了中国政府意识到发展过程中需要政府的引导和监管,这样才能保证发展的成果为人民共享。也许有人会说政府不应该直接干预企业的发展和战略布局,但是,世界政治经济发展的实践已经证明,市场经济发展必须要有政府的介入和保驾护航,尤其是处在发展中的中国。

中国的发展是需要世界级的企业,但是需要的是能带来国家产业联动发展和推动国家经济发展的世界级企业。中国经济发展是需要大楼和金融,但这些是需要实体经济来支撑的。当大楼、金融的发展只为某个企业家和某个企业的利益服务时,而且大楼、金融的发展资金来自于银行贷款时,这样的经济发展与人民利益有何关联?这个时候,政府适时监管和引导是必要的。

中国的房地产市场这两年发展异常迅猛,大城市房价之高已成为城市中人不可承受之轻。当一个重点大学毕业生,他毕业十年在城市仅能买一平方时,他内心对未来的奋斗感还有多少,这种情况下他对城市和经济的发展会有多少认同感呢?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说的“房子是用来住的”,这句话是大白话,也是朴实无华的,但是前几年房地产市场的畸形发展,不仅吞噬了民众的生活质量,而且严重影响了中国经济的发展。

当一个上市公司一年利润竟然抵不上北京两套房子时,这样的经济难道不是病态的吗?城市权利全部集中到房地产主的手上时,这样的城市发展还有何意义?

再谈最近的“租售同权”,其主旨意思是希望给当下火爆的“学区房”降降温,也即不买学区房,租户的孩子也能享有在该区域的教育权利。是的,很多人清醒认识到,该政策短期内无法实现让租户孩子享有优质教育的权利,因为优质教育资源总是太少。但是,最近政府的这些动作,至少让民众看到了希望,也看到了各级政府和部门在切实兑现“房子是用来住的”,以及保障生活在城市中的民众应该享有的在城市中生活的权利。

近些年,中国政府也提到了城市化既要见“物”,更要见“人”。这些口号,让民众感到了温馨,但是最近政府的动作,则让民众切实感受到了政府对城市化应该关注民众利益的关注。之前很多人都呼吁,要给为城市发展做出巨大贡献的外来打工人员,给予同等市民权利,但是,地方政府以公共财力不足为由强调无法短期内实现。其实,这些都是哈维所说的“城市权利”。

所以,笔者认为,哈维此书的主题,正是中国政府正在大力推动实现的转型,要让经济发展为人民的生活服务,而不仅仅是以靓丽的数字为目标。中国的发展是要学习西方欧美发达国家的城市发展经验,但是也要避免西方欧美发达国家走过的弯路,尤其是现在正在呈现的城市贫民窟、贫富差距拉大等等。

让建设城市的我们拥有城市,让城市空间充满正义,而不仅仅受资本力量的牵扯,应该是我们当下奋斗的目标,中国如此,世界也是如此!

作者是南京大学哲学系副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