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0日
[本篇访问: 3057]
仲英道德讲堂:徐小跃教授南大说“义”

4月11日晚,仲英道德讲堂在我校仙林校区杜厦图书馆报告厅举行。南京图书馆馆长、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徐小跃为现场师生带来一场以“义”为主题的精彩讲座,生动透彻地阐述了“义”在儒家传统与当代生活中的意义。本次讲座由美国唐仲英基金会、南京大学中华传统道德传播研究中心共同举办,马克思主义学院李喜英教授担任主持人。

现场 (佘治骏 摄影)

徐小跃教授表示,“义”在儒家体系中非常重要,“不说义,无以言中国传统思想,无以言儒家”。无论是包含了“孝、悌、忠、信、礼、义、廉、耻”的“八德”,还是作为“国之四维”的“礼义廉耻”,其中都有“义”的存在,儒家的核心价值观便是“仁义”。

什么是“义”呢?徐小跃教授从字源角度对“义”进行了阐释,“义者,己之威仪也”,是一种适度适宜的修饰从而达到的美的状态;“义者,宜也”,甲骨文中的“义”字形如同一块被划分过的肉,是指要按照一定的原则和标准去适宜地分配裁制一块肉,也就是应当性与适当性的协调统一,一方面,要做应该做的事情;另一方面,做应当做的事情时也不能过度。

在解释孟子所谓“义者,敬长也”之后,徐小跃教授特别强调,“义”的涵义应该从更普遍更一般更本质的概念框架、思维方式、价值规范上理解。他引用了孟子的话:“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几希;庶民去之,君子存之”,认为“义是人之为人的根基和依据”。孟子“四心说”中的羞恶之心,指的便是义之端。他进一步引用了荀子“人有气有生有知亦且有义,故最为天下贵也”的说法,再次强调是因为人有了义,才得以成为宇宙天地间最宝贵的存在。

古语常言“见利忘义”,那么义和利是绝对对立的吗?徐小跃教授认为并非如此。他将繁体的“义”字拆分为“羊”字和“我”字进行解释。在他看来,“羊”代表物质存在,也就是“利”;“我”代表自己的存在,也就是“义”。“义“阐述的就是如何公平公正地处理利的一套行为准则。所谓“利者,义之和也”,“义”的目标就是通过公平合理的利益分配,来实现社会的和谐。

徐小跃教授指出,今天人们所常常谈论的“义”,是最高境界的义,专门指涉超越名利的最崇高的道、节气和操守。他认为,道义、节义、仁义、忠义、廉义这些道德概念都是与义相通的。孟子曰:“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义已经成为人所追求的最崇高和最神圣的精神境界与生命层次。

徐小跃教授同时从反面角度对“义”进行了新的解读,并与社会现象相联系。“禁民为非曰义”,这里的“义”指的是要阻止别人做不应该做的事情。他将这一概念与是否该扶起摔倒老人的热点话题相联系,点明了见义勇为的必要性。他认为,羞恶之心既是指对自己的情感谴责,也指对他人的不良行为和社会的不公要感到憎恶。“义者,比于人心,而合于众适者也”,在他看来,在衡量什么应该做的时候,一方面要符合良心的对待,另一方面也要符合最广大人民的利益,符合“大义”。

徐小跃教授特别指出,虽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没有直接说“义”,义德所强调的宜、正、中、恭、平、大义等精神气质却贯穿始终,义德的主体性品格一直在滋养着这一充满现代气息的价值体系,这也是传统精神与现代社会生活的接契。(新闻中心学生记者 林小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