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19日
[本篇访问: 3362]
矢志不移投身海洋科学事业
——记中国科学院院士、南京大学教授王颖

“不!我的课从来不需要座椅!”84岁高龄的中国科学院院士、南京大学教授王颖,总是这样“倔强”,在今年的“6.8世界海洋日暨全国海洋宣传日”活动期间,她又一次不顾膝关节因早年“跑滩涂”落下的病根,坚持站立着为全校师生作了一场“关注中国海”的讲座。

这是记者第三回聆听王颖院士的演讲。第一回见到王颖院士是在2002年1月初,那时她刚刚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爱祖国、有理想、坚持苦干,把海洋事业扎根中国。”那次敞开心扉的“零距离”访谈,让记者领略到王颖院士曲折艰难的治学经历、丰富的人生阅历和为人师表的风范,她矢志不移地投身海洋科研,毕生关注中国海洋事业,她的人生犹如一幅动人的画卷,淋漓尽致地铺展在我们面前。

立志遨游神秘海洋世界

“祖国在前进,我们个人的成长与国家的发展是分不开的!我的童年是在战火纷飞的抗日战争年代度过的,从小跟着父母在军营里南征北战。”王颖的父亲是张学良部下一员骁勇善战的年轻将领。抗战时期,王颖跟随父亲的部队辗转到西安后才上了小学。抗战时的西安,经常遭到侵华日军轰炸。“我看到了无数流离失所的同胞,饥不食、体无衣。我知道我的祖国正在遭受一场苦难,父辈们正用血肉之躯,为我们挡住敌人的炮弹和刺刀,就是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我在西安完成了6年小学课程,后在北京慕贞女子中学读了高中。”

中学时代,王颖热爱自然,梦想着有朝一日能遨游于蔚蓝而神秘的海洋世界。考大学时,她如愿以偿,被南京大学地理系录取,师从我国著名海洋地理学家任美锷。院士和杨怀仁教授。本科毕业后,她又顺利考入北京大学地质地理系副博士研究生,受教于王乃樑教授、苏联来华执教的著名科学家曾柯维奇院士和列别杰夫副教授。

“公派加拿大留学时,我们一行3人只有1美元生活补贴。在候机厅,第一次见到可口可乐,1美元1瓶。买不起,就喝白开水、吃自带的馒头和咸菜。”王颖说,旧中国积贫积弱,长期受外来侵略,天灾人祸不断。新中国成立后,我们才有了相对和平的时代,但跟国外发达国家相比,还有很大差距!这就需要我们艰苦奋斗,奋起直追。

在加拿大留学期间,王颖撰写了一篇“鼓丘海岸研究”的论文。因其研究角度新颖独特,被国际海洋地质专家称为“鼓丘海洋的典范文献”,她因对“石英砂表面结构模式”的研究,被誉为“是与美国著名科学家克润斯里并肩而立的两位著名科学家”。离开加拿大时,世界著名的贝德福海洋研究所的科学家们赠送给她一件“CCS哈德森号”船的钢板模型画,上面刻着:“赠给在中加海洋地质学合作中做出开拓性工作的王颖!”

1989年,王颖赴加拿大进行国际学术交流活动。美国、加拿大等国有关机构对她许以优越的研究条件和待遇,国外同行和友人也纷纷挽留……王颖却淡然一笑,“正因为中国与世界发达国家还有很大差距,中国才更需要我们回去!我是中国人,我的海洋事业在中国!”

回到母校南京大学,王颖先后出任地学院院长、海岸与海岛开发国家试点实验室主任。她还被选为中国海洋学会副理事长、中国海洋湖沼学会常务理事、国际海洋研究委员会海平面与世界淤泥海岸组主席、国际太平洋科技协会常务理事等。

从此,中国又多了一位不可多得的世界级女科学家。

问鼎国际海岸海洋科学桂冠

海岸海洋是海陆相互作用的过渡带,一般指包括海岸与大陆架水深至200米的海域,并延展至大陆坡坡麓。我国海岸海洋资源极为丰富,但以往的研究大都限于海岸带。

早在20世纪60年代初,淤泥质海岸研究还是一项世界性难题。海岸海洋科学的兴起,则源于《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它推动了世界上沿海国对“海洋国土”的关注与诉求,使海岸与大陆架浅海成为海洋科学领域的新热点。

王颖拥有海洋学、地理学、地质学等多学科结合的学术背景和科学造诣,并在“海岸海洋科学”领域取得了重大科技成果。从渤海湾到黄河口、长江口,一直到珠江三角洲、海南岛,王颖的足迹遍布中国海岸线。她发表了“潮滩分带特征”研究论文。这篇论文比英国著名科学家埃文斯发表的“潮滩分带研究”一文还要早一两年。在世界海岸海洋科学研究领域颇具典范意义。

王颖曾在论文中提出“黄河改道、潮滩反馈与贝壳堤发育”的学说。她还通过对比中国、英国、加拿大的潮滩,总结出了3种环境的“淤泥滩沉积与生态模式”,把我国的潮滩研究推向了国际先进水平。她针对我国淤泥质海岸的特征,紧扣季风波浪、潮流、河流与滨海陆地的相互作用,以及人类活动对海平面变化的影响,研究了黄海、渤海平原型和东海、南海海湾型潮滩,得出了许多新的结论和见解。

1994年,在比利时列日大学召开的国际海岸海洋工作会议上,王颖应邀作“陆源通量与海洋沉积”报告,受到与会学者高度评价。这次报告内容还被收录在国际海洋学权威著作《The SEA》第10卷《Global Coastal Ocean》海洋专集中出版,成为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海洋科技文献。

荣誉实至名归 奉献永不停歇

2001年,王颖双喜临门。这年6月,她被加拿大最高学府滑铁卢大学授予环境科学荣誉博士。这是该校首次将这一最高荣誉授予中国学者。她还作为第一个中国学者,在该校毕业典礼上发表了演讲。加拿大滑铁卢大学环境学院院长特意赠送给她一版25枚印有王颖在长江三角洲工作的纪念邮票。

同样是在2001年,王颖当选中国科学院地学部院士。她带领的课题组经过7年攻关,取得两项重大科研项目成果。“我个人的进步,应归功于科研团队的共同努力,仅凭个人的力量,不可能取得这些成绩。我能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是祖国赋予我的崇高荣誉。科学家的学术生命,是与祖国的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的。”王颖说。

进入21世纪以来,海洋越来越受到世界各国关注。作为世界著名海岸海洋科学家,王颖始终把目光聚焦在国际前沿。从20世纪90年代初开始,她利用自己与加拿大科学家建立的良好合作关系,在我国教育部、海南省政府和加拿大国际发展研究中心的共同支持下,与加拿大贝福德海洋研究所展开合作,结合国际海岸海洋科学成果,为海南省洋浦港、三亚港、海口港等选址建港提供科研论证服务。项目验收组专家评价,“王颖创造性地应用与发展潮汐汊道理论,成功地解决了两港建设中的问题。”

瞄准国际海洋科技前沿是王颖执着的追求,也是她爱国奉献的真实体现。半世纪的孜孜以求,她把全部心血和精力,都倾注在发展中国海岸海洋科学之中,取得了令国内外同行瞩目的累累硕果,发表高质量论文200余篇,著作等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