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19日
[本篇访问: 1420]
【我对两会说】青年科研工作者籍晓云:让科学家成为更受尊敬的职业

今年36岁的籍晓云,是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的一位教授,博士生导师。2005年她从清华大学本科毕业后选择出国留学,2016年回国后,扎根南京大学从事结构生物学方面的研究。

谈到自己的研究方向,籍晓云这样说:“我主要做的是跟HIV有关的,也就是艾滋病病毒感染过程当中,人体内有一些抗击艾滋病病毒的免疫性的蛋白质,它们长得什么样子?我们去研究它们是怎么样阻断病毒感染的。”

  籍晓云告诉记者,中国在结构生物学方面已经在国际上取得了不少出彩的成绩,给了她很大的信心。但此类研究是基础性研究,耗时耗力。而且基础研究是创新的基础和原动力,但需求导向下更多的科研单位、企业对基础研究的重要性仍然缺乏认识。在实验室里成长起来的籍晓云说,基础研究的作用或许不能马上显现出来,但这不能成为评价基础研究成果的标准。在科学探究的道路上,我们应该给科研人员在研究方向上更多的自由和尊重。

  在她看来,真正的原创性的工作很少能一眼就看到有什么现实的意义、现实的作用。所以在给学生讲课的时候,她常常会让学生思考:科学上真正好的发现来自于什么?在她看来是“好奇心”。她说:“或许现在看起来毫无用处,但10年20年以后,没有任何一项研究被发现是真正毫无用处的。”

  全国两会正在召开,“决不能让改革政策停留在口头上、纸面上。要大力简除繁苛,使科研人员潜心向学、创新突破,惩戒学术不端,力戒浮躁之风。”写进了政府工作报告。

  籍晓云说,甘坐冷板凳,潜心搞科研,这是许多从事基础性研究的科研工作者的真实写照。她希望“科学家”能够成为更受人尊敬的职业,政府能从政策制定的方向上有意识的引导,提升对科研工作教育工作的认可和促进,让全社会认识到这一部分工作和其对整个社会及国家的发展重要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