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22日
[本篇访问: 2026]
爱鸟周讲坛开讲,南大教授呼吁“不要有下一个禾花雀”

4月14日,2018年江苏省暨南京市爱鸟周第二届“震旦杯”网络生态讲坛精彩开讲。主讲人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副教授李忠秋教授以“聊聊你我身边的鸟事”为主题进行分享。讲座中,李忠秋还详细介绍了黄胸鹀(俗称禾花雀)近年来种群从“无危”到“极危”的过程,呼吁“不要有下一个禾花雀”。

李忠秋介绍,黄胸鹀的分布十分广泛,横跨整个欧亚大陆北部,冬季,它们会飞行数千公里来到我国广东、广西及东南亚地区越冬。但在这些区域,上世纪90年代开始,兴起了一股捕食禾花雀的“热潮”。让候鸟飞基金会 2013根据公开媒体报道统计,被查获的非法捕捉、运输的禾花雀数量每次都是几千只、上万只,2001年时曾有超过10万只禾花雀在从天津开往广东的火车上被查获,数量令人震惊。

与此同时,禾花雀的种群数量迅速下降。根据欧洲生物学家的研究成果,该鸟种种群数量在2000年到2012年里下降95%以上,芬兰自2009年后再也没有过观测记录。在黄胸鹀的主要越冬地的东南亚,它的数量也有了显著下降,从“广泛分布的常见冬候鸟,常集大群活动”变成了“零散分布、罕见、多个局部地区已经多年未记录”。

李忠秋教授介绍, 2017年年底,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将黄胸鹀的评级从“濒危”升级为“极危”,而下一个级别就是“灭绝”,十分危险。13年前,黄胸鹀还属于“无危”状态,为食用而过度捕猎黄胸鹀是其数量迅速减少的主因。他呼吁,食用“野味”有感染寄生虫的危险,鸟种被“吃光”还可能带来病虫害等严重生态问题,应当引起公众重视,不要再有下一个禾花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