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26日
[本篇访问: 3587]
[加快“双一流”建设思想大讨论]大力推动 “学科交叉”与“中国化” ——对我校社会科学“双一流”建设的思考

以社会学、经济学、政治学等为代表的当代社会科学,其最大特征乃是以社会结构中的人作为剖析对象。这决定了社会科学具有范式上的“双重属性”:既需要“人文化成”的底蕴和学养,亦倚重“格物致知”的科学逻辑和方法。而社会科学作为现代学科体系的诞生之地在于欧美,这一历史渊源决定了中国社会科学从一开始,就肩负着从西学中汲取养分和中国气派之养成的“双重使命”。

纵观我校百年历史,素以文理综合名世;近30年来,无论是国际化(SCI)抑或是本土化(CSSCI)学术评价体系的引入和创建,我校均引领风气、成效卓著。因此,“双重属性”的融会贯通、“双重使命”的相辅相成,均紧密贴合我校传统和优势,应是社科“双一流”建设的着力点和突破口。

1、社会科学的“双重属性”,决定了其新的增长点往往来自学科交叉。近十年社科前沿增长点明显有两个热区。一是“内部交叉”:定量方法尤其是计量经济方法向社会学、政治学等学科覆盖,迅速推动国际同行评议标准下的社科发表日益增多。二是“外部交叉”:自然科学的方法、数据和模型,一经与社会科学结合往往能形成前沿。随机实验、仿真、地理信息系统、大数据等自然科学手段和资料,已迅速推动计算社会科学、实验社会科学的勃兴。而社科学者进入人文领域,不同研究范式也能带来学术新疆域。

学科交叉对于社会科学的推动,在全球顶尖大学案例颇多。牛津大学的社科重镇是Nuffield学院,集中了政、经、社三大系主要师生。社科领域的学术信息,在师生一日三餐和活动中交流不息。牛津社会学偏重定量,能跻身全球社会学前三强,和其师生与经济学同仁“内部交叉”的无缝对接有莫大关联。再如,牛津早在十年前即建立起院系层级的互联网研究所(OII),“外部交叉”集计算机、信息和社会学于一身,目前有四个博硕方向,已成为全球最重要的互联网研究中心之一:著名的“大数据之父”舍恩伯格就是该所教授。

2、社会科学的“双重使命”,决定了中国化是本土化和国际化的相辅相成。社会科学“双一流”建设是以建设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哲学社会科学为总目标的。实现这一“中国化”目标,就必须让本土化和国际化相辅相成:国际化不是在盲目追捧发表数量中失去方向,本土化不是在弱化国际视野中放弃与世界对话的能力和信心。恰如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新成果,社会科学的中国化并非去国际化,而是让中国知识、中国实践和中国方案来反驳偏颇的理论,补充和拓展经典的理论,提升中国理论的时空效度。

也因此,我校社科师生的“双一流”建设使命,应是做出一流的、被国际国内关注的成果,积极参与到国际社科领域的对话中去,影响世界社科发展大格局。应认识到,社会科学家是有国籍的、有意识形态的,但有生命力的理论和方法是应该也必须要穿越国界的。真正的学术自信,是走出去面向未来的自信,是像习近平总书记强调的那样,“要善于融通马克思主义的资源、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资源、国外哲学社会科学的资源,坚持不忘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

基于以上思考,从双一流学科建设的角度,笔者尝试提出以下两方面的建议。

第一、共建前沿、共育人才,共抓社会科学的学科交叉

1、建立“外部交叉”机制。根据各自需求,尝试为社会科学诸院系,在具有交叉空间的理工科院系、文史哲院系以及社科兄弟院系明确交叉联系人,由分管院系领导担任,定期组织学科交叉研讨会或师生沙龙。

2、建立“内部交叉”机制。基于社会科学研究方法的通用性,改变诸院系相关师资各自为战的格局,尝试在社科诸院系中设立通用基础方法必修课程(如计量方法、Stata操作、R语言),承认教师在本院系外相关课程的课时。

3、探索“教育通识化、科研交叉化”的社科人才培养模式。盘活存量,在匡亚明学院、中美中心等单位进行社会科学交叉培养基地建设;形成增量,推动我校人文社科大数据研究中心建设。

第二、精准引才、精确激励,精心推进社会科学中国化

1、在青年人才引进中加大国际化力度。鼓励院系负责人赴北美、欧洲参加相关学科国别年会,在实地发现、接触、鼓励和吸引更多的国际青年社科人才为我所用。

2、在高层次人才引进中强化梯队意识。社科高层次人才多为团队带头人,在引进的常规个人薪酬住房条件之外,可提供团队打包引入条件,既增加引才力度,又强化梯队建设。

3、加大对社会科学中文发表的激励力度。对发表于国内社会科学顶级和权威期刊的论文,应有针对性地加大激励力度,不完全就发表难度与SSCI期刊分区进行对应,以此促进优秀成果在国内首发。

4、提升国际发表绩效考评体系的学科精度。基于SSCI的论文评价体系对我校社科建设仍具有重要导向意义,国际化战略定力应保持不动摇。但应结合实际,逐步细化区分社科和人文之间、社科诸学科之间差异化的发表条件,减少学科特点带来的绩效不公,实现精确激励。

5、设立绩效弹性系数向院系放权。在学校SSCI和CSSCI分区分档绩效方案的基础上,给予院系一定的自主权,设立弹性系数实现靶向激励。特别是,对业内公认权威但分区不高不高的期刊、对国际接轨程度亟待提高的研究方向,相关发表由院系调高奖励系数(如1.5)。

6、探索“不求所有、但求所用”的思路。用本校甚至更高标准对校外短访、兼职学者的南大冠名发表进行激励。利用高研院、中美中心等“泛专业”基地的冠名发表不对外校院系直接构成竞争压力的特点,与社科院系合作推动冠名发表。

(作者为南京大学中美文化研究中心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