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21日
[本篇访问: 32191]
追忆蔡翘院士:大师远行21载 不朽功勋耀苍穹

蔡翘

字卓夫,著名生理学家、医学教育家。广东揭阳人,1897年10月11日生。原为军事医学科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1990年7月29日病逝。他于1918年9月就读于北京大学中文系。1919年秋赴美国,先后在加利福尼亚大学、印第安纳大学和歌伦比亚大学学习心理学,1922年入芝加哥大学研究生院学习,1925年获博士学位。同年秋回国,任复旦大学生物学教授。1927—1930年在第四中山大学(后为中央大学)医学院(上海)创建生理学科并任副教授。1930年秋出国进修,1932年春回国,同年应聘到上海雷士德医学研究所任副研究员。1936年8月到中央大学医学院任教授,再次创建生理科。抗战时期创立生理学研究所。1948年代理中央大学医学院院长,1949年后任南京大学医学院院长,1951年南京大学医学院独立建校(后为第五军医大学)后,任该校校长。1954年起任军事医学科学院副院长。1955年6月被聘为中国科学院生物学地学部(后为生物学部)学部委员。

追忆蔡翘院士:大师远行21载 不朽功勋耀苍穹

1990年,我国生理学的奠基人蔡翘院士逝世,至今已有20余年。10月14日,在军事医学科学院建院60周年之际,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和总后勤部部长廖锡龙亲自为蔡翘铜像揭幕。当天,南京紫金山天文台正式宣布“蔡翘星”命名公报,蔡翘一生建立的卓越功勋将永远伴随着这颗星星闪耀在茫茫宇宙。

蔡翘在其自述中曾这样写到:无论什么事业,要想获得一定成就,就必须经过长期的艰苦奋斗。他认为,奋斗有两种:一种是生活上的艰苦奋斗,一种是针对事业(如科研及教学中)本身问题的艰苦奋斗。

1922年,蔡翘只身一人开始在美国进行科研工作,后于1925年回国。为了振兴中华,促进我国教育事业的发展,他决定到复旦大学执教。

当时除一些教会大学外,我国自办的大学中很少开设实验生物学课程。蔡翘身边人手极少,设备几乎等于零。就在这种极端艰苦的条件下,他筹措经费,添置显微镜等必需仪器,开展生物学、生理学等教学和实验,建立了生物学科。

为借鉴国外的先进经验,更全面地发展我国的生理科学,1930年蔡翘再度出国,先在英国伦敦大学、剑桥大学,后在德国法兰克福大学等著名实验室进修,并走遍这两个国家的其他著名生理实验室参观学习。

回国后,蔡翘来到成都,和他共事的还有朱壬葆、周金黄、匡达人、蔡纪静等人。由于大家精神振奋,勤奋努力,工作颇见成效,一时间吸引了各方人才,比较年轻的后来大都成为国内的知名教授。当时童第周、郑集等人均参加过他举办的学术活动。

新中国成立后,蔡翘转入部队系统工作。当时,师资力量普遍缺乏,蔡翘受中央卫生部委托,举办了两期生理师资训练班,每期从医学院调来应届毕业生10人,训练一年半结业。培养的这20名毕业生,就像一批种子,撒在全国各地,并开花结果。

蔡翘始终记得建国初期中央卫生部副部长兼总后卫生部部长贺诚告诉他的话:由于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需要,一定要建设一支强大的空军和海军,希望他能在航空航海医学及劳动生理方面开个头。虽然蔡翘在这方面没有多少经验,但只要祖国需要,他觉得就有义务去学习、去钻研。从1951年起,蔡翘在航空医学方面作了一些初步试验,后来在军事医学科学院又作了进一步探索。虽然是从头搞起,但进展比较快。

当然,蔡翘在军事医学科学院的工作也并不总是一帆风顺,主要是方向任务不够明确,变动多,不稳定。但是,只要看到有些做法不符合科学发展规律,从科学事业出发,蔡翘还是会向党委及上级领导提出来,希望注意纠正,有些建议还受到了国家科委聂荣臻元帅的重视。

粉碎“四人帮”后,军事医学科学院成立了基础医学研究所。蔡翘虽已年逾八旬,但仍为之兴奋不已。由于“文革”的影响,当时科技骨干已呈现出青黄不接的局面。蔡翘决心在晚年再培养一批中坚骨干及研究生,为生理科学事业贡献一份力量。在他的晚年时光里,蔡翘告诉学生,自己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能看到祖国的生理科学兴旺发达。

蔡翘,我国著名生理学家。1897年10月11日生于广东揭阳,1990年7月29日卒于北京。1925年毕业于美国芝加哥大学研究院,1948年和学生冯德培、童第周被选为国民党中央研究院院士。新中国成立后,他担任军事医学科学院研究员、副院长。1955年被选聘为中国科学院院士(学部委员)。

(摘自科学网:追忆蔡翘院士:大师远行21载 不朽功勋耀苍穹 来源《科学时报》深蓝 2011-11-14 A2 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