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2日
[本篇访问: 37745]
安芷生院士:基础研究要做到三个“坚持”

安芷生

著名第四纪地质学家。安徽六安人,1941年2月25日生。中国科学院西安黄土与第四纪地质研究室副主任、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安芷生1958年入南京大学地质系学习,1962年7月毕业。后在中国科学院地质研究所和地球化学研究所读研究生。1966—1985年任中国科学院贵阳地球化学研究所助理研究员。1985年在中国科学院西安黄土与第四纪地质研究室工作。1991年11月当选为中国科学院地学部学部委员。

安芷生院士:基础研究要做到三个“坚持”

“经过长期积累,我们的研究工作到了出世界水平成果的时候了。鹤庆印度季风仅是我们大陆环境钻探工程的阶段性成果。”在接受《科学时报》记者采访时,中科院院士安芷生如是表示。

十年磨一剑。2002年7月,中科院研究团队在云南省鹤庆盆地实施了中国大陆环境科学钻探工程的第一钻,获得了666米的高质量湖泊岩心。

近10年来,在科技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和中科院支持下,由中科院地球环境所主持的“中国大陆环境科学钻探工程”项目,已在新疆罗布泊、青海湖、黄土高原西部等地成功获得8000多米高质量岩心,为研究亚洲季风湿润区和内陆干旱区环境变化提供了宝贵素材。

2011年8月5日,美国《科学》杂志发表了安芷生联合中外科学家获得的原创性重大成果——从新的视角提出了“冰期—间冰期印度夏季风的动力学”。

安芷生向记者谈了他对作基础研究三个“坚持”的体会。

首先,要坚持“宁静致远”和“好奇”的心态。地学基础研究,牵涉到时间尺度长、空间地域广、资料量庞大的复杂系统。要作出高水平成果,必须遵循其自身规律,以全球视野设计课题,并脚踏实地进行野外考察、取样和实验分析。

安芷生一直是这一理念的践行者。他从事黄土与环境研究40余年,对中国黄土堆积演化及其与古气候、古环境的关系进行了系统深入的研究,并提出了东亚环境变化的季风控制假说,为推动上世纪90年代末以来亚洲“季风变迁”乃至过去全球变化研究作出重要贡献。

其次,要坚持瞄准人类需求大方向。全球环境与气候变化研究关系到国计民生和人类生存环境。科技工作者有责任,也有义务做好地球环境研究,以优秀的成果为国家可持续发展提供科学决策依据,并进一步对人类社会发展作出贡献。

安芷生所在的中科院地球环境所即据此确立定位。该所致力于开展大陆环境变化研究,正在实现从“过去全球变化”到“过去与现在相结合的全球变化”研究的转变,从“季风环境”到“季风—干旱环境”乃至“区域与全球变化相结合”研究的转变,以及从“自然过程”到“自然与人类相互作用过程”研究的转变,为成为国际高水平的大陆环境科学研究机构和相关领域人才培养基地而努力。

再次,坚持建设高水平的年轻研究团队。培养人才,尤其是培养创新型青年人才,对科学发展有重要意义。鹤庆印度季风研究能取得卓越成果,离不开地球环境所青年团队的长期努力。这一团队拥有年代学、环境解析、数值模拟和综合分析等多方面人才,其较高的学术水平为成果的获得形成了重要支撑。

此外,国内外多学科交叉也是地学领域基础研究的重要形式。该成果是中科院地球环境所黄土与第四纪地质国家重点实验室联合美国布朗大学、中科院南京地理与湖泊所、日本全球变化研究所和西安交通大学全球变化研究院的中外科学家,进行多学科集体攻关获得的。要揭示地球环境科学难题,需要国内外多学科研究人员共同合作,高水平的国际合作非常必要。

“不可否认,当前科技界存在学术研究不良之风等诸多问题,但这些都可以通过完善制度来解决。”安芷生希望,国家有关部门能进一步深化科研体制改革,完善研究单位、科研项目、科学基金的资助和成果的评价机制,在制度设计上增强基础研究的生机活力。

(摘自:科学时报 张赋兴 张行勇 2011-1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