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21日
[本篇访问: 6646]
赵家祥:科学思想的伟力历久不衰——论马克思主义革命性与科学性的统一

习近平同志指出,无论时代如何变迁、科学如何进步,马克思主义依然显示出科学思想的伟力,依然占据着真理和道义的制高点。在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共产党宣言》发表170周年的今天,科学社会主义在中国焕发出强大生机活力,“马克思热”风靡国外学术界。马克思主义为什么依然显示出科学思想的伟力?根本原因在于其实践基础上革命性与科学性的统一。

马克思主义的革命性

马克思主义的革命性集中体现在其彻底批判精神上。马克思指出:“辩证法不崇拜任何东西,按其本质来说,它是批判的和革命的。”事实上,不仅辩证法是批判的和革命的,整个马克思主义也是批判的和革命的。

革命性表现在对资本主义制度的批判上。马克思主义反对把旧事物、旧社会制度看成永恒不变的形而上学观点,反对一切为腐朽的社会制度做辩护的理论。它用发展变化的观点考察资本主义制度,既肯定其产生的历史必然性和在一定时期内的进步性,又从经济、政治、思想文化等各个方面揭露其不合理性,抨击其罪恶和弊端,说明其历史演变和发展趋势,揭示其被更高的社会形态所代替的历史必然性。马克思主义认为,必须以革命精神破除一切不合时宜的思想观念和体制机制弊端。我们要突破利益固化的藩篱,加快构建系统完备、科学规范、运行有效的制度体系,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在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促进人的全面发展上比资本主义制度更具优越性。

革命性表现在对各种错误理论的批判上。马克思主义是在批判各种错误理论中形成与发展的。通过批判费尔巴哈等人的历史唯心主义观点,马克思、恩格斯合著《德意志意识形态》,初步形成系统的历史唯物主义观点;通过批判蒲鲁东的小资产阶级经济学和社会主义观点,马克思写作《哲学的贫困》,形成政治经济学的基本理论;通过批判各种空想和反动的社会主义学说,马克思、恩格斯合著《共产党宣言》,形成科学社会主义的系统理论。马克思主义问世以后,他们又通过批判各种机会主义思想,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的各个组成部分。这启示我们,必须旗帜鲜明坚持正确观点,在大是大非面前敢于亮剑,积极批判各种错误观点和思潮。

革命性还表现在具有坚定政治立场上。马克思主义是工人阶级的意识形态,它以科学的理论形式反映工人阶级和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愿望和要求。马克思主义从不隐瞒和回避自己的阶级本质,从不以超阶级的幌子标榜自己是全人类利益的代表,而是公开申明自己是为工人阶级服务的。它坚决批判一切剥削阶级的理论观点,自觉捍卫工人阶级和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以彻底批判一切剥削制度、消灭社会不平等现象、争取工人阶级解放和全人类的彻底解放为己任。这启示我们,必须旗帜鲜明讲政治,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创造政绩,决不能辜负党和人民的信任与重托。

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性

马克思主义的各个组成部分不是彼此孤立的,而是一个完整的科学理论体系。它的主题主线一以贯之,具有严密的逻辑、明晰的推理和精彩的论证。

科学性源于马克思主义是时代的产物。马克思主义是适应时代要求、为实现时代提出的历史任务而产生的。不仅历史唯物主义是时代产物,马克思主义的其他组成部分也都是时代产物。资本主义的发展及其内在矛盾的尖锐化,为马克思主义产生提供了客观条件;工人阶级作为一支独立的政治力量登上历史舞台,进行反对资本主义制度和资产阶级统治的斗争,则为马克思主义的产生准备了阶级基础。可见,时代需要本身孕育着马克思主义产生的可能性,将这种可能性变为现实的各种物质条件和社会因素也都具备。

科学性源于对人类文明成果的继承与创新。马克思、恩格斯所处的历史时代及其提出的各项任务,为马克思主义的产生提供了客观条件,但这些客观条件不会自动产生任何新的理论和学说。任何新的理论和学说都必须批判地继承前人的思想成果,以前人的思想所达到的终点作为自己研究的起点。马克思、恩格斯涉猎很多学科领域,在崎岖的科学小道上不畏艰险、勇于攀登,掌握了当时人类创造的丰富文明成果。马克思研究过古希腊、罗马哲学,特别是研究了亚里士多德、德谟克利特等哲学家的著作;研究过从公元前6世纪到19世纪30年代的世界历史,特别是研究了法国革命史。恩格斯除了在哲学、政治经济学、社会主义学说等领域的卓越成就,还对自然科学做过长期研究,并对文学、艺术、军事学也颇有兴趣。这些学术素养和知识基础,对他们创立马克思主义产生了积极影响。但是,对马克思主义的形成产生最直接、最重大影响的,是德国古典哲学、英国古典政治经济学和19世纪英法的空想社会主义学说。它们代表到19世纪上半叶为止人类思想的最高成就,是马克思主义的直接理论来源。

科学性源于马克思主义具有整体性。在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中,哲学、政治经济学、科学社会主义三者之间互相渗透、互相补充,构成统一严密的学说体系。作为世界观和方法论,马克思主义哲学是整个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原则,政治经济学是通向实际生活的中介,科学社会主义则是运用哲学分析经济事实引出的结论和要达到的最终目标。社会主义理论一旦离开马克思主义哲学和政治经济学,就会背离科学社会主义。同样,政治经济学离开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指导,离开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就必然跌入资产阶级经济学的泥潭。马克思主义哲学如果无视科学社会主义指明的实现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方向和道路,无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对社会经济现象特别是对新出现的社会经济现象的分析,就会沦为繁琐的、脱离实际生活的经院哲学。如果把马克思主义中的任何一个组成部分同整体割裂开来,都会使其丧失原有特性,进而导致对马克思主义体系的背离或曲解。

科学性源于其创始人具有自我批判精神。马克思、恩格斯具有很强的自我批判精神,不断修正自己理论中某些不合时宜的观点和内容,可谓与时俱进的典范。例如,马克思、恩格斯在1848年革命时期和1871年巴黎公社时期,都认为只要通过一次突然的革命袭击就可以推翻资本主义制度,进入社会主义新社会。后来,他们在著作中纠正了这种看法,承认其试图通过一次简单的突然袭击就能取得革命胜利的思想不符合实际。任何理论都有历史局限性和时代局限性,马克思、恩格斯的理论也不例外,问题在于能不能通过自我反省、自我批判克服这种局限性。今天,时代变化和我国发展的广度与深度都远远超出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当时的想象。面对新的时代特点和实践要求,马克思主义面临着进一步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的问题。我们要用发展的理论指导发展的实践,自觉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这一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最新成果武装头脑、指导实践、推动工作。

实践基础上革命性与科学性的统一

马克思主义坚定的革命性和严格的科学性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它是关于工人阶级和人类解放的科学,这一界定鲜明体现了其革命性与科学性相统一的基本特征。

马克思主义之所以能把革命性与科学性统一于一身,是因为工人阶级的根本利益与社会发展的方向是一致的。正如恩格斯所说,科学越是毫无顾忌和大公无私,它就越符合工人阶级的利益和愿望。工人阶级是现代化大生产的产物,代表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它和广大人民群众的人心所向体现着社会前进的方向。工人阶级的这一本性决定其必须科学认识世界,因为只有科学认识世界,特别是认识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才能找到自身解放的正确道路。由此可见,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性与革命性是不可分割的:科学性根源于革命性的要求,通过革命性表现出来;革命性必须以科学性为前提和基础,靠科学性来保障,二者内在统一于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并通过一系列基本原理表现出来。无论是片面强调革命性而忽视科学性,还是片面强调科学性而忽视革命性,都是不正确的,都应该防止和反对。

马克思主义的革命性与科学性以及二者的统一,都以实践性为基础。社会生活在本质上是实践的。实践的观点是马克思主义的基本观点,也是其出发点和归宿。马克思主义来源于实践,是实践经验的概括和总结,又反过来指导工人阶级和广大人民群众改造世界的实践活动,为实践服务,并在实践中得到检验和发展。离开工人阶级和广大人民群众的实践活动,马克思主义就会丧失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功能,从而也就会失去存在的意义,其革命性和科学性都会失去根基而无从谈起。

马克思主义是开放的、与时俱进的理论体系。把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统一起来,结合新的实践不断作出新的理论创造,这是马克思主义永葆生机活力的奥妙所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一个系统完备、逻辑严密、内在统一的科学体系,是我们党在深入推进实践基础上的理论创新取得的重大成果,开辟了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21世纪马克思主义发展新境界。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开新局于伟大的社会革命,强体魄于伟大的自我革命,不断激发蕴藏于人民中的伟力,我们就一定能够在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中谱写新的壮丽篇章。

(作者为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